美麗與哀愁

美丽与哀愁
這是《 詩小說》系列裡11篇中的第11篇

雨晴每天都在同一個公園跑步,經過同一棵樹,那是她小休的站點,樹下的長椅總坐著同一個年邁的男人。老人沉默的凝視路過的雨晴,偶爾四目交投,雨晴禮貌的笑笑,老人只微微牽動嘴角,彷彿像說些什麼卻又卡在喉頭,讓雨晴覺得很不舒服。她從來不敢坐下來,就站著吹吹風,一個老人和年輕女人看落葉溫柔的飄落。

有一回雨晴病了幾天,沒去跑步,再回去時見老人的眼神多了幾分殷切,忽然對她招手,雨晴走到他身邊:“老先生你好。”

老人用方言說:“我以為你再也不出現了。你叫什麼名字啊?”

雨晴努力的聽著:“我叫雨晴。”

老人指指自己說:“我叫阿路。”

“阿路伯你好。”


阿路伯忽然又像往常一般凝視雨晴,一陣沉默,雨晴又不自在了。他突然捉著雨晴的手,嚇了她一跳。阿路說:“坐吧。”雨晴只好坐下,隨便找話題:“你一個人?”

阿路伯深深吸一口氣,從口袋裡拿出一本畫簿說:“我給你說說我的故事,因為你突然沒有出現,我覺得不說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說了。”

他翻過畫簿,裡頭大半是鉛筆素描,停留的那頁畫了個美麗的女人。 “我的第一個愛人,很多年前的事。但她不是我老婆,也不是女友,因為我一直沒有跟她說,你知道為什麼?”

雨晴不知如何反應,阿路繼續說:“我不確定她是不是那個廝守終生的人。我以前條件很好,是個名畫家,身邊女人很多,總覺得可能還有更好的。有一天她發生車禍,就這樣走了。”

“以後我還是有喜歡的人,可是一直沒說,總覺得下一個也許更好,後來大家都不等了,嫁了,老了。”他邊說邊翻著畫簿。

阿路沉靜了一會,深深呼吸,用很堅定的眼神看著雨晴,說:“我喜歡你!”

阿路以為雨晴會錯愕,卻見她神情冷靜,於是鬆了口氣,繼續說:“不好意思,這當然很奇怪,我這麼老了。最近一直看到你,覺得你有種脫俗的美麗,每天我回家以後畫你,一幅接一幅的,對你越來越依戀。我這輩子從來沒對人說過喜歡,至少要說一次,卻又不敢。後來你沒出現,我很懊惱,以為又錯過,現在終於大膽說了,我喜歡你。”

阿路嘆息:“希望你不要見怪,這只是一個老人的心聲,我們當然不可能在一起。只希望你遇到喜歡的人,不要等,該說的話要及時。再見。”他勉力站起來,慢慢走遠。

翌日阿路沒有來,以後也再沒有出現。雨晴在長椅上發現阿路的畫簿壓著一疊畫作,畫的都是雨晴— 跑步的時候、離去的背影、駐足看落葉的神情…她知道這是禮物,便收藏起來。

遇到這麼不尋常的事,雨晴告訴好友麗娟。麗娟問:“阿路伯跟你說了什麼?”

“不知道呀。”雨晴無奈的搖搖頭。 “他不知道說福建話還是客家,除了問名字我還勉強聽懂,其他沒有半句聽明白的。”

美麗與哀愁

最美麗的人總在黃昏
面前走過,走過的時候
總會駐足抬頭
看落葉紛紛的季節

那片輕輕滑過臉龐
便沉落於故事外的葉
吹起什麼樣的風
就往哪個方向舞

一張空蕩蕩的長椅
本來就沒打算
留住些什麼

2013.11刊於東方日報,連載情詩集《香草》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