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

你清澈如那超然懸浮的水瓶傾注玻璃杯的水
我合掌答謝惶恐夾在掌心
不敢承認看見曾經褻瀆的鬼靈
從此抽屜中你在幽室你在廳堂你也在
一場上演的話劇你似是唱遊於聚光燈外的閒角
瞬間轉移到晦暗的觀眾席間拍擊蒼白的掌聲
我離席遁逃,在每個轉角預習遇見你的驚怖
光天化日的街頭巷弄一把隨行的飛傘下
你始終在如影非影
緊隨如念佛萬遍也無法消弭的業障

我吻過杯緣一滴水從唇角秘密潛行
劃過赤裸的頸流到纖細的杯腰
便蒸發如隔夜的承諾
你是久久不散那盟誓的餘音
在每首長發般的曲子終結時幽幽提醒
卻不說明索債還是索命
任由我的驚疑永遠無法安寢
戰抖的杯子碎裂滿地水滴卻依然懸浮
成一面模糊的鏡
三世的孽緣疼痛隱隱
始看清啊原來你是人
我才是作孽的鬼靈

 

刊於《馬華文學》2013.04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