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難

越难

我們從來不相信一個演員
無論站在攝影棚抑或議席上
就說明什麼真理
真理從來深鎖在陰暗的牢獄
牢獄在半世紀的長河對岸

就如我們不相信建橋的諾言
那些沾滿口號和宣言的旗幟
掩飾不了漏洞滿佈的船隻
我們一直在岸邊等待一把鑰匙
等一個人站出來

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長河難渡流水湍急
巨鱷和食人魚不時張現利齒
長河浮沉的白骨說了很久很久
才明白我們不必等待

無橋無船我們是一千萬個投河的人
便叫濁河溢盡惡魚死滅
千萬的腳步淹沒伶俐的謊言
踏平嶙峋的河床
我們是一千萬個渡河的人
牢獄轟然崩塌 竟空洞無物
我們張臂深深呼吸頓悟的喜悅
釋放震天的喝彩

《跨越》 /呂育陶認識周若鵬,是在動地吟的舞台上。鵬者,大鳥也,我們總喜歡叫他周大鳥。就好像明明是“夜宴”,我們偏偏叫“晚飯”那樣。他喜歡變魔術,陳黎說“孩子,所有的魔術都是真實的……”,我就是那個相信魔術的孩子。若鵬的詩是文字的魔術,賽車也是,賽車講究精準,一如一首好詩的要有精準的意象。在這首詩裡,他等待的那個人,始終沒有站出來。於是千千萬萬個平民就這麼過河,踏過河床,越河而去。在選戰如火如荼的當兒,很難不讓我想起,半世紀的霸權政治,終於要被新生代推到崩塌。只要我們敢渡河,跨過那些謊言和急流,我們就贏了。真理就在對岸,心虛的人才要請客吃飯,真理不必提供免費餐。呂育陶,2013/5/3,八打靈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