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給盆栽

投票给盆栽

如果盆栽競選,我會毫不猶豫投票給它。盆栽當政,對目前的國家是利多於弊,至少它會減少二氧化碳,釋放氧氣,不像現今諸如依布拉欣阿里的政棍只會放屁。就算它只懂得站著什麼都不做,對比跪著搖尾巴的民政馬華,也是好榜樣。盆栽好在知足,佔方寸之地,有陽光雨露,便自在生長,不會貪得無厭,天天想著霸占別人的山頭,把江河據為己用。

盆栽生機蓬勃,在國會不至於打瞌睡,叫選民生氣。而且植物生命力頑強,反貪委會把它從13樓丟下來,大概死不了。盆栽從政優勢太多,政棍往它拋屎尿,它當肥料,從此長得更茁壯。盆栽競選未必是天方夜譚,它首先得成為公民,且看國民登記局如何濫發大馬卡製造選民,我家的紅毛丹樹要成為大馬公民,也是可能的,至少紅毛丹樹還有生命現象,說什麼也比那些一百幾十歲的幽靈選民強。

二十年下來看過的怪象,我相信沒什麼事情官爺做不出來,只要錢收得夠。我聽說有人從醫院買嬰孩,一個價一條龍全套服務,大馬卡報生紙齊備,就當作是親生的。你可以想像從賣嬰到文書手續到行銷,牽涉多少人多少金錢來往嗎?我就付三倍價錢吧,我可以要這個政府承認,我家的紅毛丹樹是我生的,名字叫周紅毛,男,一出生就5歲。我本來希望在種族欄填“土族”,畢竟他就是從泥土里長出來的,當土族在這國家方便多著,可是就這件事辦不成,因為周紅毛必須成為回教徒,而他因祖上姓氏的緣故,名字改成“紅毛賓週”實在不雅,還是繼續填“枝那”算了。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我仔細考慮過,要救馬來西亞,小民如我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來屆大選不投國陣。哪怕其他競選者是盆栽抑或石頭,要救馬來西亞,唯有不選國陣,沒有其他可能了。馬來西亞的情況有那麼糟糕嗎?需要被救嗎?淨選聯盟709運動後,在廣告公司任職經理的金貝麗曾和我爭論:“你宜家重搵到食嗎?只要搵到食,何必搞咁多事?”我說,國民的權益持續被剝削,你繳十塊錢的稅,只有五塊錢用在你身上,另外五塊某個和你不相干的政客太太用來買鑽戒,如果你作聲控訴,政客的爪牙可以用內安法令扣留你。現在我們還“搵到食”,若就此滿足,和動物園籠子裡的猴子沒有兩樣。而且國家每況愈下,五年後還“搵到食”嗎?十年後呢?我們只能持續的把孩子送出國嗎?如果沒有這能力呢?

一餐飯的時間,並不足以說服金貝麗,國陣就需要多幾個像她這樣的人。

我並不是單純的宣洩不滿,而是觀察和思慮以後,認為國家真是一艘千瘡百孔的船,五十年來的維修費通通落入船長副船長甚至水手的口袋裡,他們用乘客的錢置了私人救生艇。船一點點下沉,船長適時分派添加麻醉劑的糖果蒙蔽大家,一覺醒來“水浸眼眉”,國家像希臘、冰島破產,冚家富貴,為時已晚。我的希臘朋友哥斯丹和蘇菲,說他們的政府粉飾太平近十年,甚至虛報成長率,最後扑街,前路茫茫。 “這裡好像還不錯。”哥斯丹說,他們目前都在馬來西亞工作,我聽了打了個寒顫。

要救國,除了換掉國陣政府,沒有其他辦法,道理非常簡單,同一組船員搞了五十年,把船搞到這麼破爛,已經徹徹底底的證明其腐敗無能了,有什麼理由不把他們換掉呢?如果這艘是海盜船,直接把他們丟下海算了,但這是文明社會,只好靠選舉。我個人是比較想用國陣餵鯊魚的。


馬來西亞的財政預算連續十五年赤字,什麼公司可以連虧十五年不倒?馬來西亞得天獨厚,原產品豐富,也許夠一村的敗家子敗十五年,接下來難說,你尤其要關注的是,扑街的時候是你扑街,不是那些敗家子,他們已經百萬千萬的袋袋平安,袋子裡的錢本來是你的。假設在國家挖出了1百萬令吉的石油,扣除成本賺80萬,這80萬的盈餘部分繳稅,其他的通過分紅等機制分到股東手裡,股東用錢流入市場,便促進經濟循環,政府如果正確用錢,不只給人民更好的設施和服務,也促進經濟循環。

可是那80萬令吉往往不是這樣子分配的。某某官員用其中70萬來買兩卷廁紙,承包商收了這70萬,一半回扣給官員,這兩個人就瓜分了國家的財富。且反省金貝麗的“搵到食”論,你也許還“搵到食”,反正還有10萬令吉的盈餘流到市場,可是身為人民老闆的你本來應得的是80萬啊,可是你伙計“穿櫃桶底”,長此以往,你扑街,不是他。你伙計“穿你櫃桶底”十五年,你重唔炒?

也許你會問,那些錢在貪官的手裡,不也是流入市場嗎?不一樣。一個人擁有100萬,和10個人各擁10萬,是不一樣的。簡單來說,有100萬的貪官買一輛20萬的車,車子只賣了一輛,其他的錢存著不動。但是10個人各買5萬令吉的車,就賣了10輛車,共成交50萬令吉,經濟就動了,而且十個人的生活改善了,不只是一個殺千刀的貪官。現在有成千上萬這樣的殺千刀在國陣,天天“穿你櫃桶底”。這些都是有實例的,像最近國家稽查報告揭露,政府用5萬買2千令吉的望遠鏡,用2千買1百令吉的文具,不勝枚舉。

小有小貪,大有大砍。且看吧生港口自貿區醜聞、莎莉扎一家的國家養牛中心案、有關納吉潛艇的“謠言”、羅斯瑪忽有忽無的鑽戒、雪州前大臣基爾的“基宮”醜聞、前幾年不了了之的汽車AP分配,你聽過的案子,你沒聽過的案子,多不勝數。可是你相信嗎,這些百萬千萬的大案,還不是最可怕的。你知不知道,這片土地上幾乎每一棟建築物,從建築到落成到使用營業,其審核過程從土地局到市議會到消防局,每個部門“收費”皆有“公價”。我從律師朋友處聽說過一分收賄的法官名單,是他不明不白的輸掉官司後,同業“好心”告訴他的。

如果這些事情你覺得遙遠,且說說你身邊的事吧,你的駕駛執照是怎麼“考”來的?你超速遇到交通警察,心裡想著的是收傳票還是準備50令吉?我朋友的朋友是交警,在學堂時教官訓話,說收錢是傳統,你們這些新人不能破壞這傳統。我還有當過警察的朋友,他隨同長官一起去黑社會檔口收保護費,也知道有人把當證物的毒品再賣回給毒販。我也認識過翻版商,貿消部掃蕩前都會預先通知,翻版商準備好難賣的舊貨合演一場戲。這些都是道聽途說,無從證明,你也有你聽說的故事,空穴來風啊難道沒有前因?

這些小案子比頭條大案來得可怕,因為這已是有製度的腐敗,就像中國清朝末年,天天發生,大家習以為常。貪污已成文化,“Kopi錢”這詞一說你就懂,字面上如此生活化,如此無傷大雅。貪腐是癌,初期似乎健康無事,病發則痛苦不堪。你現在還“搵到食”,還沒扑街,是因為國家家底夠厚,請問有什麼金山銀山是敗不完的?到時扑街的是你,貪官袋袋平安。

貪污大病,利字當先,官官相護,國家機關職務皆由無能者居之,如此環境,就算能者也無從發揮。近年來國家發生多少不平事:濫用內安法令扣留記者陳雲清(官爺硬拗說是“保護”),當然還有其他反對政府者;暴力鎮壓淨盟709和平集會,過後廖中萊等還瞪大眼睛說瞎話;違逆民意容許山埃採金、建稀土廠,貽害萬年。

蒙古女郎炸屍案、趙明福墜樓案等皆沉冤莫白,這都是人命關天的案子啊,不是一拖再拖就是草草了結,政府希望人民善忘,前程攸關,我們萬不能善忘。其實善忘也不要緊,因為在一群廢柴的管理下,不斷有新的笑話提醒我們那些廢柴的存在。新建的丁加奴體育館坍塌,最高法院漏水;潛水艇不會潛水,防彈衣不防彈,戰鬥機引擎失踪。這些案子,你要挖多少,就有多少。

我本來不明白,為什麼在政府身居高位者多有白痴,他們不都是經過千錘百煉的能者嗎?有一位中學老師為我講解:假設有一個廢柴教職人員調來學校,他什麼事情都辦砸,大家看著他討厭,卻是無可奈何,因為校長無權開除他,也不能把他調走。記得前陣子那位叫華族學生回中國、印裔學生回印度的校長嗎?連教育部長都不能開除他,只能調職。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評估績效時把他說成攻無不克的將才,讓他升職,才能把他調走。可是,無論他去到什麼部門,那部門也同樣頭痛,只好繼續把他說成千古奇才,繼續升職。因此越笨的人升職越快,愈發自以為是,而捧他上位、比他有能力的人後來都得聽令於他,只好集體做笨蛋的事情。這下你可明白,為什麼我們一下子要用英語教數理,一下子又要換國語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再換呢!

我對國家充滿希望,尤其在709後,我發現自己是愛國的,讓我深沉地絕望的是國陣,一切的詬病都歸咎於管理層出錯。仍誰都害怕轉變,我何嘗不喜歡穩定,最好一切維持現狀,也許假以時日政府會改進— 可是,我們已經“也許”了五十年了。如果說我們正穩定的馳騁於平坦的大道,前面的萬丈懸崖是越來越清晰了,你還要繼續蒙著眼睛往前跑嗎?就因為這條路夠寬夠好走,你就甘願墜入深淵粉身碎骨?旁邊有一條小徑,沒入未知的森林,我寧可往森林闖去了。

我們真的好命,老天眷顧馬來西亞,讓歐美先垮,清楚預示了懶惰和貪腐的下場,就是集體扑街。歷史已經清楚證明,國陣是懶惰貪腐且無可救藥的。如果我們仍然執著,愚昧的追求當前穩定的幻象,妄顧必然扑街的未來,那麼,活該我們扑街,活該貪官發達,我們臉朝下貼在路面時,誰也不能怨。

面對強權我們常常覺得無力,可是如果什麼也不做,就等於任人宰割,不止宰割自己,還有孩子的未來。你容許盜賊每天從你家裡搬東西嗎?本來應該保護我們的守衛,都成了盜賊,要住得安心,唯有把他們都換掉,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在不盡公平的選舉制度下,你的一票更為重要。

假如你看到我的紅毛丹樹競選,請投他一票。我看到你的盆栽競選,我也會投他一票。要拯救未來,唯有把我們“穿櫃桶底”的伙計國陣政府換掉,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們不要扑街,讓國陣扑街吧!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