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憤怒五十歲

当愤怒五十岁

還是一樣的淫雨
立足於半塊未食的蛋糕那燭火
在十字街口不斷的被澆熄,不斷
燃起,且固執的拒絕
矮下去

柏油和水泥吞噬了草原
他仍執意守護雨中那一星火苗
坐在斑馬線,汽車重複的把他撞倒
毫不猶豫的輾過,他重複的坐起來
重新接駁斷裂的四肢
收拾遍地的器官
而濺出的血始終無法收復
輪胎拖出長長的血痕向四方街道伸展
許過的願望在路人的腳邊燒起來
驚恐的表情卻迅速稀釋於
一樣的淫雨
蛇一般的流入黑暗的溝渠

他以過剩的賬單包紮傷口
服用發酵的娛樂新聞止痛
在大廈的陰影中醒來
复在路燈裡失眠
巷吠和蟲唧自雙足螞蟻般爬滿身體
鑽進耳朵戮穿鼓膜企圖潛入大腦
他來得及把手放入燭火
放聲痛喊又一撮清醒的頭髮
喊成蒼白

他終於累倒吃完僅餘的蛋糕
把燭火親自吹滅時突然解體消失
空出來那斑馬線的位置
路人和車輛開始川行
還是一樣的淫雨
還是一樣的淫雨


2011.12 刊於《馬華文學》第五期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