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Bus車上

我出生在Bus车上

我出生在Bus車上一如我父母
對顛簸的行程習以為常
半世紀來司機只換了幾次
乘客大致一樣
依服色
分列而坐
我坐這邊另一邊
全是殘障保留席

我的車票一樣是藍色
從不計較何以得多付車資
為殘障席添置拐杖和輪椅
為什麼還有人逼我感恩呢?
是為了更新車長合約時
才分到的餅乾礦泉水嗎?

鄰座乘客不時叫囂
控訴我寄居在他們的位子
呼吸了他們的空氣
司機冷笑
拋一把短劍
斜插在座位中間
刀刃兩邊映照著嫉憤和驚惶
我方總有代表挺身奪劍
自捅大腿
像上次把拋來的汽油彈
搶在褲襠中燃爆
在火焰中協商
非殘障乘客的地位

Bus如常行駛司機穩坐車頭
方向不明有誰問起
就特意行經預設的大型看板
從誇大萬能的馬力
到宣傳乘客的團結
鴉片般麻痺汽油將盡的事實
齒輪磨損電箱失靈
五十年來還沒誰學會修車
對於維修的預算遠超Bus的市價
司機表態將會追究
趁我們冷笑之際再拋來炸彈
乘客在炸開的醜聞中聾盲

其他Bus加速前進
混合動力輕快無菸
我們的乘客只忙著申訴
按人數比例瓜分僅餘的汽油
喊著不會消失的口號
在別人的後視鏡中快速消失
我舉手發言,他們叫嚷
不喜歡就跳車回家

原以為安穩的地方才叫家
但我出生在這顛簸的Bus上
出生的地方就是家吧?
其他乘客在寬闊的座上
企圖否定我原就狹窄的位子
我舉手想說我也幫忙擦拭車窗了
請看看窗外開闊的風景
有人開窗想把我丟出去

如何愛一輛隨時想趕我下車的公車
像家暴中長期被虐
報生紙身份證齊備
卻硬被指作大地的私生子
有的朋友徑自跳車去總有Bus樂於接應
有的還在原地對自己的車票執意與質疑
等鄰座有人伸手過來
還是我們伸手過去
司機不時回頭
隨時準備干預

2010.08.31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