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兒子的前程

两个儿子的前程

茲行五歲多,一天被督促做功課,想玩電腦遊戲但不成。他說:“我要寫詩!”

媽媽問:“哦?怎麼寫?”

他居然開始自言自語的推敲起來:“要做的事不能…不,該說不可以…不應該…”後來的成品如下:

要做的東西不可以做

不可以做的東西現在就做

煩死人

問他“題目呢?”


“做功課。”

這個兒子牢騷多,可能會當詩人。


茲樂快三歲了,父母總喜歡在這階段問些挑戰孩子智慧的問題,比如:“爸爸和媽媽誰比較帥?”

茲樂笑著指向客廳另一邊的婆婆。答非所問卻不離題,也沒人能抗議,誰敢說婆婆不是最帥的?

“那麼爸爸、媽媽和婆婆誰最可愛?”

茲樂笑笑指指自己的鼻子。

這個兒子可能夠資格當政治家。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一條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