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鄭雲城的政治詩— 《清明節》

red incense sticks

 我中學就讀過鄭雲城的詩集《單程日記》,後來如何認識他本人,我想不起。若要以一字形容他,我會用"辣",這不單指他的作品而言,最讓人佩服的是他不只著書寫專欄寫詩經營部落格,他還付諸行動協助組織全國華小家長總會打擊校長貪污,文人當中實屬異數。

鄭雲城的詩風自早期抒情的《單程日記》後,漸漸捨棄晦澀的筆法,轉用明快的文字,像武林宗師省卻花俏的招式,簡單一拳運用了渾厚的內力,把對象震得五內翻騰七孔流血。鄭雲城寫作會主動考量讀者的接受力,期待和讀者以詩溝通,而非單純為一己之抒發。當然某程度上他也必須這麼做,因為他在政治雜誌裡的專欄讀者形形色色,詩的表現手法必須更貼近大眾,方不至於曲高和寡。如何在明快之餘不失詩味,這是鄭雲城所經歷的嚴苛修煉。在近日荒謬的政治亂象衝擊下,煉就了像《清明節》這樣的佳作:

清明節

媽媽說,躺在這裡的是我爹他死的時候,石榴開始成熟關於他的死亡有幾個說法最不可信的版本由官方趁黑編寫文法不通,被史學家嘲笑媽說,因為政治她的愛情提早打烊我因而成了遺腹子連帶父姓,也被沒收媽說爹是教育家用死亡的暗喻,讓人民在寒意中讀懂了政府媽媽說,躺在爹隔壁剛下葬的是國陣政權,他的墓新修說完嘴角微揚三歲了,第一次見到母親的笑容

文字簡明,三言兩語緊貼時事。詩中以趙明福之子的角度說故事,貫穿過去現在,帶出未來的期許,場景鮮明,聳動人心。第三段表現了鄭雲城如何在悲劇中以積極的角度看事情,點出趙之冤死將喚醒全民。末段輕描淡寫母親三年始為國陣政權下葬而笑,以讀者同情之情C4般引爆對腐敗政權之深痛惡絕,張力非凡。

鄭雲城擅以諷刺手法寫詩,每有奇想,辛辣之餘不失幽默,叫人哭笑不得。書寫此序期間,我正好去觀賞Comedy Court的舞台表演,兩位演員Allan和Indi把年來的政治事件濃縮成三小時的笑劇,觀眾嘻哈絕倒,而在間中小休時我竟淚濕盈眶。但這不是笑出來的眼淚,是哭出來的,因為無論呈現手法如何幽默諷刺,底下是一件又一件的不平事啊!在一個所謂自由民主開放的國家重複發生,如何不讓人痛心、寒心?讀鄭雲城,就有這種笑中帶淚。

你看《躲在票箱的鬼魂 》里首段說:

一隻一百零一歲的鬼被逼著作弊

躲在票箱裡哭泣

另五十隻擁擠在同一個地址的鬼

準備執行簡單的任務

一讀就讓人會心一笑,全詩還有更多笑點,可是這玩笑是開在人民的投票權上的,我們人投的票,不比背後“造鬼者”所造的鬼票。稍作思考,又真的笑不出來了。類似的笑果之作還有《政治輕描淡寫6則》、

賽夫天外章 》、《三言兩語話政黨 》、《色戒》、《月既不解飲 》等等不勝枚舉,當中《官商勾結的一席對話 》以對話方式寫詩,以及《巴生港口自貿區中學 》的暗(明)喻,都十分有趣味。特別一提《點火的方法 》,寥寥數行寫實寫史,鮮活具體的形容詩中主人公陰謀不成的狼狽,實在讓人開懷。


他另一類的幽默是以其他詩人的作品為藍本改編,像為舊曲改新詞。這算不算惡搞或許會有所爭議,但我要說的是,他的這類舊作如《床叫些什麼》(調寄余光中《雨聲說些什麼》),我讀過一次便記憶至今。這本書內也有好些這類作品,但更上一層樓,像《首相的承諾》只改題,內容不改一字,居然貼切的表現了全新的主題,不得不佩服詩人的聯想力。

鄭雲城還有許多作品選擇用比較平鋪直敘的方式來寫,比如《色情網站比較正義至上》、《籌款運動》等;抑或純以作者的觀點點評時事,如《歷史和未來分道揚鑣 》、《蠱惑 》、《寄居蟹 》等。好處是一針見血,缺點是讀者沒有咀嚼的餘地及想像的空間,詩味索然。當然也不能一概而論,《反貪污局大廈十四樓》也敘事,但巧妙的以如此場景結尾:

聞訊的民眾,早早搬來椅子在反貪污局大廈外靜坐守候雙眼緊盯十四樓,不管有罪無罪大家都引頸長盼熱切期待並隨時準備鼓掌

詩人敘事之餘讓讀者參與“聞訊的民眾”,成全大家“消滅”貪官的“期待”,甚是高明。其實讀者也最容易在這類作品看見詩人本色。 《籌款運動》和《籌款運動(修正版〉》鄭雲城給對號入座(自投羅網)者結結實實的一刀,更可笑的是被插者也許還懵然不察呢。

鄭雲城的作品中,有者幾近指著對象的鼻子不留情面的痛罵,像《董教總 》、《國家領導》、《自宮的綿羊》、《失踪婦女》、《我是主流媒體》等以及華教內戰輯內多篇,《採訪街頭市民針對政治領袖看法所得 》尤其“幹”脆,敢敢一個“幹”字全盤說完。同意作者觀點的讀者會大呼痛快,可是渲洩之後,詩中餘味欠奉,不能算是佳構。比較可取的是《失踪婦女》,以被罵者為第一人稱招供罪行,更覺得罵得透徹。

鄭雲城每每用性事性器官入詩,本無不妥,因為許多下流的政治手段,本來就讓人想大罵粗話,只不過詩人把粗鄙的謾罵“詩化”了--且看寫旁門左道偷取政權的《晴天吡叻》和《肛交高手》,插得痛快。還有一些更齷齪不堪的後庭花事件,相比下《屁眼開花》已算“文雅”,留有餘地了。

只是性事來去只有那幾下動作,不易創新,詩人很容易被認為在重複自己,像“水砲射精”的意象就出現至少兩次。有時候性事的比喻也不太合適,比如

山埃的春光乍泄

那一再保證做足安全準備功夫的山埃在高潮在爽在射精的時候怎會在意避孕套會不會脫落會不會穿洞?因為政府批准山埃可以在武吉公滿自由造愛就算不小心將埃滋病傳染給村民或誕下畸嬰儘管意思明了,但還是很難想像山埃造愛。

詩人罵得太過癮時,偶而會忽略了詩中的邏輯性。比如《大選前的糖果 》雖諷刺得針針到肉,可是如果讀者深思,也許會想到若糖果皆不能食又如何“鬱結成糖尿病”呢? 《貪官的貢獻 》中的小學生提出了超越小學程度的議題;《自宮的綿羊》既已自宮,應該也用不上“勇猛的陽具”。這是我雞蛋裡挑骨頭。

鄭雲城常常在文章裡展現其逆向思考,大力衝擊讀者即成的觀念,往往能收當頭棒喝之效。 《慶祝經濟不景 》是其中一例,尤其精彩的還有《那天,警察街頭示威 》。政府動輒指責人民不應示威,鄭雲城說示威的原來不是民眾,而是警察,而且破壞力更甚。能在詩中展現和刺激深度思考,殊為不易,這首必讀。

我覺得鄭雲城最可讀的作品,是那些經他尖銳的思考過濾,爆炸性的創意加工,鄭雲城編劇鄭雲城導演的雲城式迷你劇場。這些作品雖短,但人事物景俱備,劇情取材於荒誕的政治腳本,轉折處絕對有云城式的驚喜。除了《清明節》,《落花猶似墜樓人 》和《認錯 》都是很撼動人心的詩作,希望能多讀到他這類型的創作。

記得鄭雲城曾經說過,寫政治詩比寫評論自由,可以略過一些理性的鋪陳,發揮想像直指核心。若說評論是時事的探照燈,鄭雲城的政治詩是激光,精準的命中了政治的要害,還停不下來,直穿透過去射在我們的心上烙下傷口,還來不及結疤,鄭雲城的激光又再次射來。

傷口和疤痕,我們都需要,才不至麻木,像身邊一些年青朋友對政事不聞不問,那隻會任人宰割而不自知。鄭雲城的語言貼近大眾,適合朗唱,十年前我就曾經表演過他的《鼠鹿》,林金城也曾為《華教籌款運動》譜曲演唱。你未必同意鄭雲城的看法,因為有時政治像足球,就看你站在那一隊,但我敢說讀懂鄭雲城的讀者比哪一位馬華詩人都還多。創作人一般上非常自我,鄭雲城當然不例外,但他自我之餘仍能為讀者設想,難能可貴。也就是說,他現在的詩風是經過設計和考慮的,務必在詩有限的國界裡造就最巨大的共鳴。

看他引來政客對號入座,政治詩部落格內眾聲喧嘩,他無疑是成功了。

後記:本文收於《清明節》書末,雲城稱之詩評,實不敢當,淺談而已,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