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呂育陶的詩不能用來創作魔術

为什么呂育陶的诗不能用来创作魔术

2008年動地吟籌劃期間,策劃人知道我在學魔術,問我:“詩和魔術可以結合表演嗎?”我說:“我也甚感興趣,在研究,很不容易。”他說:“噢。”

到下次見面的時候,他就告訴我:“動地吟的海報已經印好了,周若鵬表演魔術詩!這可是賣點啊!” 也就是說我好歹要湊合一套什麼,不然就等同欺場, 萬劫不復。

他不懂魔術,當中難處他自不曉得(曉得也不會在乎,總之非要不可)。我專攻的是近景魔術,通常一次只對十來位觀眾近距離表演,所使用的道具較小, 娛賓的台詞十分重要。一般上近景魔術成本低,適合我這類業餘性質的魔術師。要在舞台上表演,所需要的技能和成本又是另一個層次,但那還不是最傷腦筋的。最難的是創作過程。


第一難,台詞受限。魔術中最重要的技巧之一是“錯引”,局外人以為這是錯誤引導視線,其實高明的錯引是引導觀眾的思考方向,而台詞的應用在錯引中是舉足輕重的--試想,不發一言,如何引導人的思路呢?在動地吟的舞台上我並非不能說話,但大致局限於朗誦的詩句,所以平常慣用的、有效的台詞都不能用。

第二難,魔術與詩的內容難有交集,就算有,成本我們未必付得起。我最喜歡的詩人朋友之一是呂育陶,他的作品意像變化新奇,每每讓我驚嘆不已。想要尋找設計魔術效果的素材,我首先參考呂育陶的詩。可是,且看呂育陶的《母親的結婚照》:

拍完照的第三天,後排的三叔
就化為一陣琉磺味的濃煙
只遺下一片衣袖伏在五金店前

想讓一個三叔在眾目睽睽下化為濃煙,當然可能。只是,呂詩人輕輕鬆松三行,台上噗一聲三秒鐘的消失,要演起來的成本大約可以再辦三十場動地吟。

他那首獨樹一格的情詩《你所未曾經歷的支離感》,使用誇張的手法描寫失戀者支離破碎的感覺,意象絕美,舞台魔術中也不乏讓人“身首異處斷手斷腳”的效果,可是如此一來我們的巡迴表演除了需要載人的巴士,還得為了一首呂育陶的詩多租用一輛載道具的貨車。呂育陶和我為了林金城的《姿勢論》,每場動地吟都得張羅長椅厚布掃把棍,為椅子裝飾,為棍子穿褲子穿鞋還吹氣增肥,都深知準備道具之苦。你不明白我們在搞什麼?那麼下一場動地吟你來看(也許又是下一個十年),或者聯絡大將出版社購買我們的光碟(相信早已售罄)。

第三難是表演之難,非得比一般朗誦多費數倍的功夫。原本朗誦者只需關注感情的投入、聲音的演出和肢體語言的運用,加上魔術以後,就必須練習特殊手法,不時還得擔心道具失靈。像我表演中壓軸的部份,偏偏用上了一個常常失靈的工具,讓我戰戰兢兢,在好幾場演出都失誤了。動地吟後台甚至開賭,不是賭我失不失手,而是失手幾次,可見壓力頗大。要萬無一失也行,成本增加至少十倍以上,夠我再出版一本詩集。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