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父親的承諾

对父亲的承诺

燕棣問起,而我始終想不起來和父親之間有過哪一些鮮明的承諾,無論是說出口的,還是放在心裡頭的,除了一次。然而說不說出來,承諾就是承諾,要算數的。

自小父親的期許皆不言而喻,他從不指明希望我長大從事什麼工作。我表明志向,他從中協助,他覺得我走錯方向了,就出言阻止。當時我年少氣盛自以為是,對父親事事管制頗有微言,但他從不言退。在我事業低潮期,他幫我謀算出路:”文俱生意需求穩當,別小看五分一角,積少成多。 ”

父親事業上的成就驕人,我從來視為榜樣,是清晰的奮鬥指標。 ”你是榜樣”這種肉麻的話當然不可能從我口中說出,但我相信父親是知道的。我們彼此間有著一種無言的契約,父親沒一定要我怎樣,我也難說一定會成就什麼,但兩人朝著相同的方向,大約就是做個上進的好人。


到我小有成績,父親就比較安心,放手讓我發揮,但我更常主動匯報和求教。年紀大了些,比較懂得珍惜父親的心意,尤其是自己也當了父親。 ”以後,也許你身邊會有很多人幫助你,但沒有幾個像爸爸這樣,是沒有私心的。”

我們不曾有過任何口頭承諾,除了一次。我說,我會好好照顧家人,不讓他擔心。我不確定他聽不聽得清楚,我是在病床邊說的。無論聽見了嗎,承諾就是承諾,要算數的。

(刊於星洲日報副刊2009-06-23)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0 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