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

白发

爸爸的白髮
長到我頭上來
而立後的烏黑漸漸稀疏
一根銀白在陽光底
閃耀如當年池畔的釣絲
當時的夢
是水中的游魚

白髮不能拔
拔一根長兩根
一根給母親
一根妻兒
一根種落泥土長成當年爸爸親栽的大樹
一根且由我任性的揮手
追風而去

昨夜夢見爸爸
微笑著漸行漸遠
頭髮烏亮如
當年未乾的墨跡

2008.08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