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孩子,如果爸爸够诚实,够勇敢,我会早些承认自己什么都不懂。我不知道一分耕耘是否真能换来一分收获,只能当下苦干,…

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我的工作是建一栋高楼,然后放火把它烧掉,一边记录烧得多快。”老同学小杨曾如此为我解说他的工作,怎么听起来像蝙…

脸书账户被盗怎么办?

脸书账户被盗怎么办?

几乎每个月都听说朋友社媒账号被盗。到底恶徒偷你的账号干嘛呢?不是假扮你去诈骗就是勒索你。但我真正想不通的是,这…

一千个Double Park的理由

一千个Double Park的理由

我极讨厌两种司机,一是醉驾的,二是“双重泊车”(double park)。这两种人都是杀手,前者危害他人生命,…

人若无耻,天下无敌

人若无耻,天下无敌

原来一个人的成就不够大,赚的财富不够多,不只是因为能力不够,而是因为学校教错了,像礼义廉耻这样的道德观是都是没…

不再见了,Nur Sajat

不再见了,Nur Sajat

少时听老师说澳洲歧视有色人种,虽说白澳政策在1973年已终结,但人民的心态不见得马上会扭转。上世纪末弟弟要去墨…

自由意志及其他

自由意志及其他

同学约谈,地点在村园市中新建的商圈。我不熟悉,在底层停车后乘升降机上楼,步行整整半小时,绕遍商圈才找到约会的咖…

废柴难当

废柴难当

这是《 飞镖志》系列里11篇中的第10篇

话说某日参加飞镖比赛,八点开打,我7点59分才到。我镖技很差,不是没苦练过,但我怀疑自己先天肌肉失调,抑或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