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伪君子,但没关系

都是伪君子,但没关系

从前认识一位学者常谈论语,算是专家;他的前妻我也认识,对前夫嗤之以鼻,说连自己的品德也没顾好谈什么论语?曾有一…

天下第一吹

天下第一吹

和英国佬安迪一席话,我就明白了为什么我工作到现在还没有发达。 安迪看来已近六十,白发半秃。我约了访问老板陈文贵…

无与伦比的美丽

无与伦比的美丽

袁咏仪在舞台黑暗的这端等待着,有几位歌者在演唱,其中一把声音特别熟悉。灯光亮起,偌大的录影棚内没有观众,显得特…

出狱的一百种方法

出狱的一百种方法

最近和好友阿茂玩IQ题:“如果你从至高无上突然变成阶下囚你会甘心吗?假设你已七老八十,刑期十年,你未必有机会再…

无目标,亦无不可

无目标,亦无不可

有时候只想游车河,未必就真要到达什么地方。我就只想开车,看沿途风景,可能有惊喜,可能没有,都不要紧,只想沉浸片…

殿堂级M5,过弯如吃菜

殿堂级M5,过弯如吃菜

若非机缘巧合,我是不会有机会试驾BMW M5的。我不会主动要求,因为在我的人生汽车选项中M5不入前十,当然不是…

解构爱情诈骗

解构爱情诈骗

这是《 老千》系列里14篇中的第2篇

在各类网路、电话诈骗案当中,爱情包裹之类的诈骗是让我较难明白的。比方说”尼日利亚骗局”…

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孩子,如果爸爸够诚实,够勇敢,我会早些承认自己什么都不懂。我不知道一分耕耘是否真能换来一分收获,只能当下苦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