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启示录

运动启示录

这是《 飞镖志》系列里9篇中的第篇

我极少关注任何运动,是在新闻偶然看到汤杯赛成绩,大马一哥变成李梓嘉了, 在小组赛和桃田贤斗激战到第三局,本来差…

什么断舍离,Bro?

什么断舍离,Bro?

我想象,假如事件男主角是我,抛弃珍藏几十年的东西,绝对绝对不是因为相信什么断舍离。 林金城曾经告诉我一段和某僧…

别给杯子取名字

别给杯子取名字

朋友赠一瓷杯,鹅黄色,设计胖嘟嘟的,杯耳粗厚,手感扎实;还附有巴掌厚的杯垫,俨如宝座,我谑称此杯为“皇帝杯”,…

中年无爱

中年无爱

这是《 中年》系列里6篇中的第1篇

爱情是必然会消失的,男人无论再蠢再幼稚,到中年都至少会领悟一个真理。无爱当然不是无情,你还是深切地关爱伴侣,然…

选择你自己的历险记

选择你自己的历险记

“如果你选择略过六年级直升中一,请前往第11节;如果你要多读一年小学,请看第12节。” 我不记得自己读过的第一…

咦?好似唔关我事喔!

咦?好似唔关我事喔!

最近有一天,公司的网站出了些小毛病,我急了起来,顾客不能来访,不就影响营销吗?不就破坏了公司形象吗?正要想法子…

工作狂有两类

工作狂有两类

我不想成为他。他几乎没有一刻停下,近二十年友谊了,每一段对话都离不开工作,完全没有休闲的时候。他扛着百人的公司…

给我们一把火炬

给我们一把火炬

竞技场中观众席空荡荡的,艺术表演者正倾全力演出。 我甚少关心运动项目,几乎从没看过奥运开幕,但这场我看了些,因…

来,今天一起开心起来

来,今天一起开心起来

我认识一个百万富翁,且称他阿茂,现在在网卖快熟面。这并非阿茂本业,他的公司进入半冬眠状态,暂时还能养着员工,而…

甜蜜的责任

甜蜜的责任

脚步渐重,我享受并愿意承认肌肉张痛的感觉,以及和土地紧实的接触那清晰的印记汗水渗有感动的雨滴你是我肩上甜蜜的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