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这样写《文胜和美玲》

为什么我这样写《文胜和美玲》

不知何故,要落笔写这篇文章时,我想起马奎斯的《百年孤寂》。我这样的短文当然不能和巨著相提并论,有说《百年孤寂》是古往今来最好的小说,开头第一句空前绝后:“许多年后,当邦迪亚上校面对行刑枪支队时,他便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找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这句子好在哪里?我自己的诠释是这样的。
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这是少有的,写作时完全没考虑结构和技巧的文章。那是隐藏的痛,必须写出来,对我来说写作是自我疗愈。写就是了,写写写,把记忆和感觉统统倾倒出来,写了九千字,我不曾写过那么长的散文。我很不愿意回头看,但既然我认为自己这辈子再写不出这样的文章,也不希望再有需要写这样的文章,也许能试试理智看看这文章是怎么发生的。By the way,《突然我是船长》的书名,就是因为这篇文章而来。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