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们一把火炬

给我们一把火炬

竞技场中观众席空荡荡的,艺术表演者正倾全力演出。 我甚少关心运动项目,几乎从没看过奥运开幕,但这场我看了些,因…

我 #请吃饭

我 #请吃饭

这两天我为了请人吃饭小忙了一阵子。怎么无端端请人吃饭呢?我并不是突然发了,像刚脱罪的姑南那样能把百万当作零钱,…

来,今天一起开心起来

来,今天一起开心起来

我认识一个百万富翁,且称他阿茂,现在在网卖快熟面。这并非阿茂本业,他的公司进入半冬眠状态,暂时还能养着员工,而…

搞什么鬼

搞什么鬼

半夜忽然醒来,惊见一白衣长发的身影悬浮半空,我本来很怕,但转念又想在无止境的MCO中已多久没接触人了,冇鱼虾也…

事后孔明马后炮

事后孔明马后炮

我们一早就知道这次行动管制会失效,只是心底一厢情愿地希望状况会变好,不想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当然希望情况变好啊…

居家工作抗扰4招

居家工作抗扰4招

要怎样在孩子嬉闹、家事纷扰的环境下还能高效工作呢?自去年以来,断断续续行管,断断续续居家上班。对许多上班族和老…

到底我能不能去上班?

到底我能不能去上班?

刚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当然是线上的,我们之中暂没人当上议员部长,没本事肆无忌惮地开榴莲派对。这些年来大家各散东…

黑旗白旗

黑旗白旗

我也想升起一面白旗,这当然不行,因为目前我还能开饭,但在心情上确是正在升白旗了,租户生意结业离开,公司营收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