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深渊嫌命长Nasi Lemak

罪恶深渊嫌命长Nasi Lemak

我从来不写饮食,从来不推荐食物,是有原因的。我五感迟钝,常常食不知味。说不知,不是没有味觉,而是不懂享受,总之够咸就是。我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谈吃?

前天搬…

天下第一炒粿条

天下第一炒粿条

我还记得那天大叔突然戴着墨镜炒粿条,尽管过了十多年。

粿条大叔皮肤黝黑,头发稀疏,大概五十几了,叫人印象最深的是脸臭,像是前晚刚被马仔夺权的黑道大哥,然…

这件事,马来西亚是世界第一

这件事,马来西亚是世界第一

去过日本,去过台湾,去过美国,我终于发现有一件事马来西亚比谁都强,甚至可能是世界第一,那就是我们的服务态度和效率。

走入台湾餐厅,“欢迎光临”的招呼声此…

消失的味道

消失的味道

在Jaya One办事忽想吃点特别的,遂想到富门面家,但因为实在太少光顾,一时想不起位置,谷歌一下,竟发现已在两年前结业,原来我已经至少两年没去过。这地…

你的寿司很难吃

你的寿司很难吃

这家餐厅的寿司据说是老板自创,结合美国元素,乳酪下手毫不留情,结果是一口就腻,永远不想再来。老板问我:“好吃吗?”

“不错。”我其实想说的是你的美日杂交…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