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的一百种方法

出狱的一百种方法

最近和好友阿茂玩IQ题:“如果你从至高无上突然变成阶下囚你会甘心吗?假设你已七老八十,刑期十年,你未必有机会再…

温柔而坚定的身体接触

温柔而坚定的身体接触

夜晚阿茂在酒吧喝闷酒,唏嘘的问:“到底接下来怎样做?”我问:“怎么了?” “我不喜欢我女友见前男友阿健,屡劝不…

来,今天一起开心起来

来,今天一起开心起来

我认识一个百万富翁,且称他阿茂,现在在网卖快熟面。这并非阿茂本业,他的公司进入半冬眠状态,暂时还能养着员工,而…

到底我能不能去上班?

到底我能不能去上班?

刚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当然是线上的,我们之中暂没人当上议员部长,没本事肆无忌惮地开榴莲派对。这些年来大家各散东…

黑道怎么办

黑道怎么办

还有一些人不管再怎么惨也没人关注的,就是偏门了。他们本就存在于社会边缘,政府不可能发放阿窿援助金,媒体也不可能报导说大哥一年没收保护费生活堪忧,小弟一年不能出门劈友精神郁闷。我去问问对方面有点认识、又死不承认自己是黑道的阿茂,他反问我:你知道什么叫欧洲杯吗?

我没病,别歧视我

我没病,别歧视我

一大早阿茂就打电话来吵醒我,睡眼惺忪,大略听到几个关键字:“我…可能…COVID。”然后就把睡意都赶走了,因为…

中年失恋
| |

中年失恋

这是《 中年》系列里7篇中的第4篇

老友阿茂失恋,几个老友陪他喝酒,这个麻烦的大叔很难安慰。中年了还会失恋,应该庆祝。不是吗?有机会失恋就表示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