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不起来,坐不下去

站不起来,坐不下去

小学时打篮球,我几乎没碰过球。我球技差,投篮不准,跑得又慢,看不穿别人的假动作。偶尔有同学同情我,传球给我摸一…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这是《 特派幸福》系列里8篇中的第1篇

在我身边的是路人甲,在等待的过程中聊了几句。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的,因为我无足轻重,只在剧本…

非常不信任动议

非常不信任动议

”那些在演艺圈的,那些乐团,我觉得他们不那么困难,因为他们要计划事情是容易的,我只关心像那些旅行社,那些导游……

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

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

我对新的财政预算案没什么特别意见,以我这门外汉看来似乎相当完善的样子。我本来想学反对党那样,就算执政党扶老婆婆…

抗议“欠债还钱”!

抗议“欠债还钱”!

我正在筹划示威,到银行门口抗议每月要还房贷车贷。经济不景气,收入不够,还要还钱?这不是太没天理了吗?有谁要加入…

创意财政预算案

创意财政预算案

过去每次的财政预算案,常常看到媒体用上”派糖果”一词,总让人期待有什么举措是让人民(我…

选前须读

选前须读

昨晚参加掷飞镖比赛,大败,理由是对方“玩臭”。怎么说呢?我们参加初级组,对方的队伍混了一个绝顶高手,等级远远超…

欢迎援助

欢迎援助

我从小就觉得财政部长很厉害,数学一定很好,要算的数字都有长长的一串零。国家独立之初有两位华人财长敦李孝式和敦陈…

教育要钱钱钱

教育要钱钱钱

最近英迪学院(还是大学了?)颁了个“杰出校友奖”给我,认同我在文学上的小小成绩。颁奖礼同时也是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