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茶壶”

马来“茶壶”

我拿起那个绿色的茶壶倒水,喝了几口,同桌的马来宾客都对我投以异样的眼光,但没有人对我说什么。 那是20年前,我…

别再强调规范华语了吧!

别再强调规范华语了吧!

如果我认同一小组人所推崇的规范华语,就表示我也认同自己大半辈子都一直在“讲错话”,而且以后也还会继续错下去,一…

怎样让AI取代评论作家

怎样让AI取代评论作家

媒体能不能把给评论作家的稿费省起来,以后用AI写作就好?编辑这么问我。其实这也并非全是天方夜谭,只要AI再突破…

不男不女也OK

不男不女也OK

很久没听过这样子骂人了,放在今天这四个字多么政治不正确,大家应尊重个人性取向和性别认同,不该随便批判别人的装扮…

消失的马来西亚文

消失的马来西亚文

乌达雅山卡送我他的著作,封面副标明白写着:“可说是大马最惹人憎恶的作家”。我又怎能不问为什么? 也不确定乌达雅…

一兰拉面里的回转顾客

一兰拉面里的回转顾客

这家分行在地下室 ,我们避开繁忙的午餐时间,否则平常排队必站满楼梯,从楼下排到楼上。楼梯半中间有告示:“等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