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诗评

23
Apr
2015
Posted in

新诗习作修一修

学生Man Ting来诗一首,说要投稿参赛,问我意见。我不喜欢只对一个人说,那没有效率,还是整理成博文,希望更多同学读到。因为要投稿,所以原诗不能刊出来… [more]

11
Aug
2014
Posted in

评析《献给昙花》

前两天发的“为什么这篇作品没得奖?”回响甚多,我找回来这篇相关文章,谈如何修饰新诗,也许读者会有兴趣。… [more]

10
Aug
2014
Posted in

“为什么这篇作品没得奖?”

何老师来讯问我意见,为什么学生的诗作在比赛中落选。她心疼学生的信心受挫,真是位好老师。在脸书谈了许多,我觉得整理出内容供大家参考,那么我们花的时间比较… [more]

12
May
2014
Posted in

至于难过…

朋友问如何写诗,简短回答如下:

基本上,用具象的语言。

  

我很难过。

读者体会不到。

我从百层高楼跃



穿过地面  继续



穿过地狱



去你永远找不到我的地… [more]

02
Jun
2013
Posted in 散文 

《燈火通明》 /李宗舜

《燈火通明》 /李宗舜

半甲子風風雨雨
愛人以半邊白髪
沐浴了家園和點綴的新居
走過田野稻草
走過大興土木新鎮
走進我,不曾平靜的夢裡

半甲子風風雨雨
對著晚歸還沒熄燈

[more]
red incense sticks
23
Jun
2010
Posted in

谈郑云城的政治诗 — 《清明节》

 我中学就读过郑云城的诗集《单程日记》,后来如何认识他本人,我想不起。若要以一字形容他,我会用"辣",这不单指他的作品而言,最让人佩服的是他… [more]

24
Dec
2009
Posted in 媒体

天涯倦客,望断故园心眼 — 初识海外游子愁 / 李诗信

秦时明月海外山,何处是乡关?海外的游子,无论他们泊居何处,都可以望见那千古不变的“秦时明月”,可是,要见乡关,却非一个难字可以了得。我曾认识一位去台4
[more]
18
Dec
2009
Posted in 媒体

星馬的本土化好詩 ○ 劉放

遠在一九六○年四月,
以“杜薩”為筆名在當時的《南方晚報》寫過一篇〈新詩拉雜談〉。我本人沒有存稿,現在僅記得內容好像是談論“豆乾體”新詩和現代詩的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