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青

我们都是恋物狂,就看多严重。每一段旅程,你不都收集了一堆纪念品?那些劣质的恤衫,那些从来用不上的钥匙圈,在美国买下明知是中国制造的娃娃... 那是一种恐惧,对消失的恐惧,旅程总会结束,结束以后剩下什么?… read more

小女巫长大

她说她是女巫的那一刹那,我居然就相信了。那支眉笔果然不是普通的眉笔,不然怎么轻轻一刷,眼睛就变成星星,白昼忽然变作黑夜,除了星星我什么也看不见。那瓶香水果然也不是什么香水,随手喷洒午后的暑气全消,我所… read more

诗微型

东方日报要连载我的情诗集《香草》,共12期。可是新诗对普罗读者来说,毕竟有点难懂,于是我建议为每一首诗附上短文,可以是散文,可以是小说,烘托诗的意境,带读者进入诗。 对我来说,这是很好玩的实验。初次尝试… read more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