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十个网红九个废

为什么十个网红九个废

别说在王宫外,如果有两个怪人男扮女装在你家门外搔首弄姿,你不只会报警,还会准备好木棒自卫。这样的人我们管叫它“…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是中岛美嘉的歌,作为歌手居然不幸因病失聪,面对如此打击仍坚持演唱,她后来在2011年发…

耻无是只不题问

耻无是只不题问

你生气,我明白。这FFIRA MIKAH迷你体育馆的名字,巴东得腊县长哈金阿里夫(Hakim Ariff)否认…

我有很多问题

我有很多问题

从印度回国后不自我隔离的餐厅老板,后来引发西瓦甘加感染群。餐厅老板被判入狱五个月,大快人心。但我还是有问题要问…

粉肠与病毒的三世因果

粉肠与病毒的三世因果

话说这条粉肠,那天醒来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他看了看新闻,没特别注意病毒的事,只知在中国严重,在这里也有几宗,百…

怎样把领袖都变成聪明人

怎样把领袖都变成聪明人

诺贝尔和平奖应非印尼人类与文化发展协调部长穆哈基尔莫属,千年难解的贫富悬殊问题,他终于发现了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蚊型脚车和蚊子脑袋

蚊型脚车和蚊子脑袋

“蚊型脚车”?不知道这词从何来,也许是要表达车身较小吧?原来国文lajak应该是“快”的意思,但若直译成“全速…

笨小孩

笨小孩

我和朋友共同处理一文创基金事宜,他负责接收申请电邮。来邮不少,但非脑残类的只有一封,其他的呢?某大学生的电邮内…

惊觉机场不在KL

惊觉机场不在KL

20年以后突然有人发现,咦,为什么KLIA不在KL?这个“问题”,不只我们没发现,外国人也没发现,这多么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