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断舍离,Bro?

什么断舍离,Bro?

我想象,假如事件男主角是我,抛弃珍藏几十年的东西,绝对绝对不是因为相信什么断舍离。 林金城曾经告诉我一段和某僧…

《买书撑大将》

《买书撑大将》

2020,是个艰辛年。 年初起,COVID-19肆虐,对经已艰辛的本地中文出版业,可谓雪上加霜。我们面对库存压…

歌是老的好

歌是老的好

某天听着Spotify,启动发现新歌功能。一首情歌播出,听了第一句歌词,觉得庸俗,略过;下一首歌词脑残,略过;…

万水千山纵横
|

万水千山纵横

敞篷的MX5在大道飞驰,强劲的Linkin Park在烈风中震荡。我不否认这样很“阿炳”,但很快乐,尤其喜欢随…

消失的味道

消失的味道

在Jaya One办事忽想吃点特别的,遂想到富门面家,但因为实在太少光顾,一时想不起位置,谷歌一下,竟发现已在…

蜘蛛侠的爱情故事
|

蜘蛛侠的爱情故事

口述 / 周若鹏;采访、整理 / 张凯彬 小时候我是名副其实的城市小孩。那时住在八打灵市区,要么就呆在家里和弟…

我的老夫子印象

我的老夫子印象

我清楚记得“耐人寻味”这成语,是在“老夫子”漫画第一次读到,那时大概还在小学,也不明白什么意思,总之在这重复出…

“报业不是人做的”

“报业不是人做的”

“报业不是人做的。”爸说。 当时我20来岁,中国报已卖给丰隆集团。我创业经营电脑公司,尽管爸爸不说,我仍隐然觉…

辅助轮

辅助轮

我忽然想跨越一个有三十个年头叠起来那么高的障碍,但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能太轻而易举了– 我不会骑脚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