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超人不会飞

为什么超人不会飞

超人最怕的不是强大的怪兽,他最怕的,是飞鸟。他最恨的是为什么飞鸟不攻击他,就自顾自的时而飞翔、时而栖息。如果它…

消失的魔术

消失的魔术

“魔术不见了!”弟弟若涛来电,我一怔,不知如何反应,像忽闻久违的朋友骤逝,该难过吗?如果他多年未在生活中泛起半…

比赛

比赛

“来一场比赛!”父亲手划动着水,向儿子挑战。 “好!”儿子应道。 说着,父子游到泳池一边。父从一数至三,两人即…

家书

家书

身在千里之外的美国,离家是远了,是近了? 机场临别依依的那一刻,至今仍历历在目。将踏入候机室之时,心酸已极。只…

对父亲的承诺

对父亲的承诺

燕棣问起,而我始终想不起来和父亲之间有过哪一些鲜明的承诺,无论是说出口的,还是放在心里头的,除了一次。然而说不…

拾年动地吟

拾年动地吟

十年前在南洋报社的那场动地吟演出,对我来说是最有意义的。倒也不是因为演得好,其实,那场朗诵得最别扭。 演得最好…

白发

白发

爸爸的白发 长到我头上来 而立后的乌黑渐渐稀疏 一根银白在阳光底 闪耀如当年池畔的钓丝 当时的梦 是水中的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