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孙

老人与孙

那天在谷中城路边喝咖啡,无意间看到一个老人牵着孙子,无所事事的,似在等车。小孩瞥见摆设用的盆中花,那些千百路人…

大姑的歌

大姑的歌

我忘了,大姑是爸爸的姐姐。寿宴上我捧着大姑分赠给我们的光碟,自制封面上是她笑容可掬的照片,我突然这样想起。 这…

追名逐利未必愚昧

追名逐利未必愚昧

无意间读到数年前新加坡医生张庆祥的遗言,他年纪轻轻不幸患上绝症,劝世人莫穷一生追名逐利。不知怎的,我隐隐然觉得…

不要活在别人的期待中

不要活在别人的期待中

我无法确实告知你快乐之钥是什么,但可以确实告诉你痛苦之泉为何。要快乐也许很难,要痛苦太容易了,身边每个人都在无…

丧礼的笑容

丧礼的笑容

我和几个朋友指着照片不屑地批评,到底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照片中的人物是我们认识的某网红,在丧礼拍的,逝世的是…

岁月奔驰

岁月奔驰

我永远不会再买奔驰。 最靠近的奔驰记忆,是几年前坐友人的E Class。他示范车子有多舒服,过减速带时完全不踩…

如果没有你

如果没有你

关于出版的短片播放时我并没有太关注,忙着吃美味的大虾。片末“如果没有你”忽然唱了起来,我一愕,眼泪盈眶。 中国…

“报业不是人做的”

“报业不是人做的”

“报业不是人做的。”爸说。 当时我20来岁,中国报已卖给丰隆集团。我创业经营电脑公司,尽管爸爸不说,我仍隐然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