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常变

天常变

辗转听到本地旅行社领导者的哀声控诉,他已为业界的惨况呼吁多月,但部长什么动作都没有。他也要求不高了,就算政府假假敷衍一下、承诺一下,也就甘愿了,连这个…

我关注的不(只)是林冠英

我关注的不(只)是林冠英

林冠英被控贪污,我想,也许最该关注的并不是他有没有罪。
 
约莫十多年前读了一本《谈判攻防192则》,是中译本,原书遗失,不记得美国作者的名字,
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

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

我对新的财政预算案没什么特别意见,以我这门外汉看来似乎相当完善的样子。我本来想学反对党那样,就算执政党扶老婆婆过马路也能怒骂一番:为什么不扶老公公?性…

政治领袖的说话术

政治领袖的说话术

据说财长林冠英在山打根补选的政治讲座上说了些很纳吉的话,针对医院停车位不够的事,他请行动党候选人黄诗怡如果胜选的话要“提醒”他,但若输了就“没办法“啦…

我的马来西亚水晶球

我的马来西亚水晶球

我忽然在想,马来西亚的明天会怎样?我本来是个文学作家,不知怎的在两年里开了四个时评类专栏。我每周的阅读菜单大大改变,读书少了,看新闻资料多了,以便为读…

风雨中的拉大

风雨中的拉大

马华中委拿督周国和说,马华并没有向拉曼大学学院学生传播其政治思想,学校是由独立专业团队经营的。它没有这么做,但重点是,它可能这么做。总会长魏家祥说拉大…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