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犯

惯犯

-赠牢友林健文 於是我错过你最后一个自由的夜宴自你将赴的牢笼向过去的时空招手后悔,是必然的你不信,也是必然的一…

报变

报变

我步入平静的大堂冷气,很冷昨夜的烈火真的从这里烧起吗?我低头寻找,可有未被清扫的口号引火的股票有没有数张私下交…

速读

速读

谣言漫布成花粉季节喷嚏是急性传染病,一夜间打成满城风雨湿透的报章渐渐溶解在字粒消失以前必须速读 有天空自有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