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华语有我们的标准

我们的华语有我们的标准

在戴祖亿的视频底下常有人留言批评他华语不标准,而且参杂英语,仿佛要凸显自己懂外语似的。祖亿是我国数一数二的华人…

马来西亚家庭的破镜重圆

马来西亚家庭的破镜重圆

上周参加飞镖竞赛,比赛是线上远距进行的,半场之际我队处于下风,十分沮丧。谁知在关键一局对手居然网路不稳定,被逼…

杨丞琳海鲜,田馥甄意粉

杨丞琳海鲜,田馥甄意粉

杨丞琳说幼时家贫吃不起海鲜,竟然也会得罪一些台湾人;田馥甄在佩洛西访台时吃个意大利面,就算亲美辱华了。且先莫谈…

什么鬼都起价

什么鬼都起价

你什么时候想过我们会缺鸡?首相怀疑或有集团垄断操作市场,竞争委员会着手调查。槟消协主席莫希丁说早在2018年就…

诈骗电话吗?我应酬了一下……

诈骗电话吗?我应酬了一下……

这是《 老千》系列里14篇中的第12篇

那头的声音是个年轻男子,英语普通:“你真没申请过这张信用卡?” 在这之前是预录语音,说我的信用卡在新加坡刷了若…

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我的工作是建一栋高楼,然后放火把它烧掉,一边记录烧得多快。”老同学小杨曾如此为我解说他的工作,怎么听起来像蝙…

我们会不会步斯里兰卡后尘?

我们会不会步斯里兰卡后尘?

斯里兰卡上个月取消学校考试,影响百万学生,理由是没有纸张。纸张啊!这再平凡不过、平常我们完全不珍视的东西,在那…

用千斤顶真能多添汽油吗?

用千斤顶真能多添汽油吗?

新马边界开放对新山来说是喜讯,沉睡的经济将在新币的润滑下重新滚动起来。久违的新加坡车再次驶入我们的油站,充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