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超贵,未必因为贪腐

工程超贵,未必因为贪腐

政府听起来离谱贵的工程常常发生,比如最近反对党议员林立迎质疑隆市政局用3千万换200支灯柱,如果此事属实,那个…

什么鬼都起价

什么鬼都起价

你什么时候想过我们会缺鸡?首相怀疑或有集团垄断操作市场,竞争委员会着手调查。槟消协主席莫希丁说早在2018年就…

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我的工作是建一栋高楼,然后放火把它烧掉,一边记录烧得多快。”老同学小杨曾如此为我解说他的工作,怎么听起来像蝙…

戴着口罩起舞

戴着口罩起舞

两位年轻舞者约莫二十岁,舞衣已卸妆未卸,人群中轻易认出。啊是人群,久违的人群,聚集在蒲种宏愿公园的“艺起动”社…

国之妖孽

国之妖孽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国家步向颓败,沿途都有征兆。若我们愿意诚实面对,及时转弯或有生机;否则,就一路走成斯里兰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