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离开,你会不会好一点?

“我的工作是建一栋高楼,然后放火把它烧掉,一边记录烧得多快。”老同学小杨曾如此为我解说他的工作,怎么听起来像蝙…

我爱我们的国啊

我爱我们的国啊

一位年轻的选美佳丽公开在社交媒体说自己不爱国,叹自己怎不生于中国日本。她难道没料到这样会惹来抨击吗?本来也不必…

普帝的算盘

普帝的算盘

俄罗斯于前年修宪后,普京可一路当总统当到八十岁。尽管他也必须通过选举,但那里的选举可能比我们更需要Bersih…

为什么十个网红九个废

为什么十个网红九个废

别说在王宫外,如果有两个怪人男扮女装在你家门外搔首弄姿,你不只会报警,还会准备好木棒自卫。这样的人我们管叫它“…

鱿鱼游戏里的真实

鱿鱼游戏里的真实

听说前首相花3千8百万装修一栋他不打算住的房子。 最近在看《鱿鱼游戏》,还没看完,放心没剧透。我联想起另一部韩…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这是《 特派幸福》系列里8篇中的第1篇

在我身边的是路人甲,在等待的过程中聊了几句。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的,因为我无足轻重,只在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