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见了,Nur Sajat

不再见了,Nur Sajat

少时听老师说澳洲歧视有色人种,虽说白澳政策在1973年已终结,但人民的心态不见得马上会扭转。上世纪末弟弟要去墨…

反贪委会加油!

反贪委会加油!

我很难受,国家打击贪腐的先锋卷入连串纠纷,先是反贪委会高官涉嫌监守自盗千万款项,甚至有一人贩毒罪成;更大镬的是…

披荆斩棘的迪迪

披荆斩棘的迪迪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了两季,十分成功,电视台依公式复制成《披荆斩棘的哥哥》,内容一样精彩,但谁料男人实在太不争…

离境厅外

离境厅外

傻笑掩饰着 挥手就悄悄抖落一地凌乱的愁绪劳我们为你一丝一丝的捡起 2/19/1996

换你高飞

换你高飞

-轮到弟弟负笈澳洲 换你高飞飞出热带飞入四季,飞入容你一舒拳脚的天地你的话终于有人细心聆听然后凿凿争辩过瘾 换…

分离不是这样的

分离不是这样的

紧张兮兮的翻寻是否有遗漏的日用品三番四次越洋追问异国可有人接应饿则食 寒则衣重复再重复的叮咛 分离不是这样的倘…

除夕送行 

除夕送行 

团圆饭后送行离愁饱饱的 隔绝离境厅的玻璃漆成白色仅眉高处窄窄的横线透明残忍而温馨当身影渐远成仪表板上的文字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