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填词

07
Sep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填词,我识条铁咩

我后来回顾《乘风破浪的姐姐》,才明白为什么只有《大碗宽面》在众多歌曲中像魔音般黏在脑子里。舞技最强的孟佳、王霏霏、李斯丹妮,美得最古典的金晨,还有最c… [more]

12
Mar
2020
Posted in 歌词 笑话

关于《童话》,我有几个疑问

关于《童话》,我有几个疑问:

1.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女主角明明要王子,为什么你后来偏要变成天使?

2. 为什么 “从你说爱我以后 星星都 *凉* 了… [more]

12
Dec
2019
Posted in 访问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三)

这是《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系列里3篇中的第3篇

多年前某次同学聚会,重见中学的“初恋女友” — 那时初中二,我懂什么?很快就自以为“失恋”了… [more]

11
Dec
2019
Posted in 访问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二)

这是《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系列里3篇中的第2篇

在谈黄伟文之前,需要再弄明白些为什么我认为林夕写得好。把这些判断断的原则厘清了,才更能说明黄伟文。首… [more]

29
Nov
2019
Posted in 访问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一)

这是《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系列里3篇中的第1篇

以前我家神台上摆观音像,旁边是林夕,他是我的词神。拜了多年以后,最近我改教了,把林夕搬下来,改供奉黄
[more]
09
Oct
2019
Posted in 访问

怀念黄霑:千山我独行

我半辈子都浸在文字,一直希望更多人能欣赏文字之美,然而“文学”二字对许多人来说犹如鬼神,敬而远之。其实文学并非高远的东西,一直都在身边,比如歌词,能欣… [more]

22
Jun
2019
Posted in  笑话

你不知道的事

小明为残障中心筹款,去敲镇中富人仇大富的门。

小明:“仇先生你好,我是残障中心派来的,请你帮助…….”

“滚。” 仇大富马上关门,小… [more]

24
Oct
2016
Posted in 杂乱有章

梦想大头症

一个年约四十的男人,说梦想是创作,向老师求教。啊这过程只能用血流成河来形容吧,整条河都是我吐的血。他要写诗,可是连最基本的中文句子也写不全,也犯上初学…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