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撑大将》

《买书撑大将》

2020,是个艰辛年。

年初起,COVID-19肆虐,对经已艰辛的本地中文出版业,可谓雪上加霜。我们面对库存压力、金流吃紧、债务等等,撑持至今已属万幸,…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导演丝毫没有掩饰地明说,诗人不是演员,短期内定无法把我们调教成合格的表演者,这样的演出会砸了他的招牌。我丝毫不以为忤,这是我一早就清楚的状况,在会见其…

开门

开门

遇到健谈的Grab司机有时很烦,你就想静静的坐一趟车,但对方喋喋不休,自己不搭腔又好像很不友善。可是我却很乐意和沙益夫攀谈,因为过两天我得第一次以马来…

这一票,我投给文学

这一票,我投给文学

“马华文学”一词,让一些本地作家困扰的就是至今还有人以为和马华公会有关系。没有,当然没有。马华文学,是优质的、是热情的、是怀抱理想和美好的,和政党完全…

再访乔治市文学节二三事

再访乔治市文学节二三事

乔治市文学节两周前接到主办方伯尼斯的电话,说有一位作家临时退出座谈,因为主题是文学的中英翻译,伯尼斯就马上想到我。今年太忙,没有跟进文学节发展,受邀时…

动地吟精神

动地吟精神

神经紧绷三十天后,并未如预期在表演结束后松下来。我谨慎地追踪观众反馈,找出可能进步的地方。好评很多,但我更想听到各方有建设性的建议。

这次动地吟最让我欣…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