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里路

读万里路

也许一切要从詹宏志的《读书与旅行》说起。

我忘了为什么当时我在台湾,只记得那些必然的疲惫感,心中满满的怨怼。我对旅途的厌恶在发表过好几篇相关文章后大概已…

灰色慈善

灰色慈善

我在咖啡店吃饭时,又收到慈善中心来电,不知道要帮助哪一个弱势团体。不知道,因为对方没说完我就挂断了,然后屏蔽。我对电话行销极其厌恶,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

马华和Apple有什么不同

马华和Apple有什么不同

你以为我要抨击马华?如果是,请转头望别处。我不(随便)打落水狗。又,落水狗只是形容弱势者,和其他狗类评价无关。好,大家把政见放一边以后,可以开始讨论。…

2017年10篇最受關注文章

2017年10篇最受關注文章

年尾了,我好奇看一下部落格報表,哪些文章最多人讀。這當中只有一篇《校長的故事》是比較“正能量”的,其他幾乎都是牢騷文,而讀者好像又最喜歡牢騷文。大家都…

爲什麽我厭惡當評審

爲什麽我厭惡當評審

有的事情就算厭惡也還是必須做,第一因爲有意義,第二因爲偶爾會看到希望,就比如說當文學創作比賽評審。

本來讀好文章應是快樂的事,但參賽者多數沒有很認真,交…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