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与共存

清零与共存

民间似乎没太在意新冠变种奥密克戎,新闻初现时股市、加密货币市场下挫了一下,一阵子恐慌后似乎又恢复平静。奥密克戎…

后疫情的担忧

后疫情的担忧

亲人叫你别回家,感觉很诡异,你已整年未见老父老母,但那里家有老小,你也明白对方的担忧。经一番周旋,要求你先做检…

以酒之名

以酒之名

记得看过谐星哈利夫伊斯甘达的现场脱口秀演出,不知几年前的事了,当时也发生了某个名字纠纷,记不清楚是哪一件,怎记…

马来西亚问题家庭

马来西亚问题家庭

我对首相伊斯迈沙比利的口号“马来西亚家庭”深信不疑…… 上月尾土地局官员和黄老仙慈孝庙善信起冲突,善信以为官员…

新首相,旧政治

新首相,旧政治

话说你买了辆新车,心里满是希望,谁知开了不过两年,半路上方向盘松脱。另一家厂商没通知、没解释、没道歉,突如其来…

卧槽!卧槽!卧槽槽槽!

卧槽!卧槽!卧槽槽槽!

合适吗?中国奥运羽球手陈清晨在全球瞩目的球赛中如此呐喊。我听到的却不是陈清晨的呐喊而已,我听到整个时代巨轮碾压…

灭佛

灭佛

— 记塔利班摧毁古迹事件 炮火碎佛,佛何曾碎碎的只是石,石何曾碎天地徒添一撮尘土千年一瞬,红尘无所…

驼鸟

驼鸟

太馋 囫囵吞史鸟族遂唯它肥大圆滚愤怒的记忆却太呛吞不下的都隔夜成穷追喊打的梦魇 而这鸟,飞不起却能高速奔驰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