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动地吟

01
Aug
2020
Posted in 动地吟 

99动地吟

川流苍白的纸面,那沉默数十载的诗篇
亮起在舞台炽热如太阳的探照灯
得不到结论仍要呐喊要
城内城外皆地动山摇
陶醉的被迫清醒,清醒的势必痛哭
凝结的怒目和泪水难道…
27
Mar
2020
Posted in 动地吟 

回家的原因

–從美回來 ,答友問 (一) 因為我在此發芽
當年的山林
青蔥不改 因為我在此扎根
結實的土地
廣厚如初 因為我在此成長
滿程陽光雨露
從未離開 因為我決定
在此倒…
16
Oct
2019
Posted in 鸟人鸟语

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

我对新的财政预算案没什么特别意见,以我这门外汉看来似乎相当完善的样子。我本来想学反对党那样,就算执政党扶老婆婆过马路也能怒骂一番:为什么不扶老公公?性…
16
Jul
2019
Posted in 鸟人鸟语

沉冤难雪

一个老人躺在病床上,心中怀着30年的歉疚–当年他致死一个大好青年,只是为了一笔未明的小额款项,使得青年从高楼坠下。他虚弱的把亲人召唤到病床
13
Jun
2019
Posted in 若智大愚 

鸡蛋破壳

“我们是不是老了?”诗友兼战友黄建华问在《诗无jidan:再509》之后。那场诗歌朗诵会的参与者年龄大多不过三十,是会随着摇滚乐欢呼摇摆的年龄(是的,…
16
May
2019
Posted in 动地吟 若智大愚

灰暗时,想到周金亮

从中学开始知道周金亮,我是台下的学生,看他在台上弹吉他唱歌,万想不到以后会互相认识,还同台演出。认真回忆一下,二十年了,想不起他有过任何不快乐的时候。…
31
Jan
2019
Posted in 动地吟 散文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导演丝毫没有掩饰地明说,诗人不是演员,短期内定无法把我们调教成合格的表演者,这样的演出会砸了他的招牌。我丝毫不以为忤,这是我一早就清楚的状况,在会见其…
06
Nov
2018
Posted in 散文 

《倒翻墨汁》诗歌工作坊

不久前应Spill the Ink Poetry Lab邀约,当一场英语诗歌朗诵工作坊的主讲者。但他们不把我叫Speaker,而叫Leader,这称呼上的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