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写作

beef, animal, bull
26
Oct
2020
Posted in 访问

莫忘初衷是屁话

在你工作到很想把顾客掐死的时候,响起了动力火车的《莫忘初衷》,你想起了当初为什么要走入这个行业,为了服务更多人,心里又平和了些,顾客平安的离开,没有被… [more]

25
Oct
2016
Posted in 散文

讲话讲一半

《六色的原罪》(第六屆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有一句:“那天晚上,K將他的陰莖緩緩推進我的身體裡面,我感受到的,不只是生理上的溫熱而已。”

文章终结的一… [more]

11
Oct
2016
Posted in 小说 散文

我想说的“精简”

同学们去看看这个网站:http://www.sixwordstories.net/

网上不时会流传这些“六字故事”,很可能你已经看过,总有几则会触动心弦… [more]

06
Sep
2016
Posted in 散文

创作班的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不是对学员说话,是对未来的作家。大家别自疑,这是会发生的,只要你相信,只要你愿意投入。不要盲目相信天分这回事,之前有好几本书包括Malcolm G… [more]

29
Aug
2016
Posted in 杂乱有章

你要不要对号入座

迟早的事:有人质问我,你这篇文章是在批评我吗?

你说是,就肯定是。我在谈观点、谈现象,通常针对一群人,如果你自认是这个群体的,那么我当然就是在批评你。如… [more]

04
Jan
2016
Posted in 杂乱有章

你踩死的蟑螂是作家

作家和贪官同下地狱。判官说,最近太多人下来,要加快审讯,安排两人同时受审。阎王判贪官下辈子做猪,作家心想自己下地狱已经没道理了,大概判刑不会太重。

阎王… [more]

16
Nov
2015
Posted in 消息

织梦键盘手 – 我“收山”的原因

之前说“收山”,减少到中学演说,有几个理由。

第一是看不到成绩。每场讲座,我都留下联络办法,说有兴趣创作的同学可把作品寄来,我愿意提点。累积数千听众,来… [more]

06
Oct
2015
Posted in

谷歌翻译诗?

庖丁解牛 Chef Ding Cut the Bull

Cut the bull
Face the music 
Bones and flesh scatter
Into our boi…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