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破壳

鸡蛋破壳

“我们是不是老了?”诗友兼战友黄建华问在《诗无jidan:再509》之后。那场诗歌朗诵会的参与者年龄大多不过三十,是会随着摇滚乐欢呼摇摆的年龄(是的,…

关于一个女生剃头的事

关于一个女生剃头的事

之前写了一篇《差异》,从以性别平权为主题的诗歌朗诵会《诗无jidan》谈起,探讨人何以为彼此间的差异而互相排挤。那场朗诵会中来了一位常客侯枣怡,她是一位女独中生,最近忽然把头发剃光,听说引起校方注意,校长老师都和她约谈了几次。我在脸书上已看过她光头的照片,终于在活动上再次见到她本人。
首相访坤成

首相访坤成

纳吉访坤成事,陈同学表达不满的贴文被分享逾万次,引发华社关注。如果你单从那篇贴文的角度,也就是一个对首相抱有负面意见的学生角度,去诠释坤成邀请首相开幕…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