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撑大将》

《买书撑大将》

2020,是个艰辛年。 年初起,COVID-19肆虐,对经已艰辛的本地中文出版业,可谓雪上加霜。我们面对库存压…

无声

无声

明天便是祖纳的新书发表会,他却在这天被捕。他人不能到,书也不能出现, 因为那莫须有的罪名是煽动,出版社忠告说不…

赚到

赚到

写此文时,我正在等报告。 总在这种时候,不期然想起何乃健:“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就是我又赚到了一天。”然后他便积…

死神是乌龟

死神是乌龟

在预知必败的赛事 我们还傲慢成兔子 在每一株荫凉的树底 歇息 滑手机 甚至点烟 没看见风景中的乌龟 缓缓爬过 …

转基因,转脑筋

转基因,转脑筋

谈科技,你立刻联想到的大概是手机、网络,但衣食住行其实都用上科技,早已渗透生活的每处隙缝。比如“食”这件事, …

要翻译,急!

要翻译,急!

我公司有接翻译工作,某农业部门从中国购得一份专业文件,得从中文译成巫文。顾客说:急。 农业丶中巫,我只得求助何…

怎能一“死”了之

怎能一“死”了之

这是《 中文大观园》系列里11篇中的第10篇

“一路走好!” 最近前辈诗人何乃健逝世,大家都这么说。这么说,是抒发送别的心情。这些话,当然都是活人说的,活人…

追风而去的回响

追风而去的回响

我中学时就见过何乃健,在”诗的约会”文学创作生活营,他是讲师。营友吴吉娴朗诵诗歌太投入…

裸朗(出題:傅興漢)

裸朗(出題:傅興漢)

(眾馬華詩人合著的詩,也許是馬華詩史上第一回) 我們互相朗讀對方的身體(葉嘯) 鹹鹹的(李宗舜) 沒有味道(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