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鸦国选举

听闻鸦国选举

一只乌鸦 和
另一只乌鸦
争食腐肉
选哪只 你手中那
神圣一票

投谁呢
林间群鸦鼓噪连连催促
你惊觉漫天雨云
原来尽是鸦群

投谁啊
如果你就是那块被啄食的腐肉
就是那底下恰恰路

父亲节快乐

父亲节快乐

许久没有陪你入眠
披上温柔的睡衣
从王子说到仙子
图书到奶瓶
静静看你试换一百种睡姿
双眼含羞草般的合起

尤其这天最想陪你入眠
抖落星月不谅解的尘土时
你已安稳的睡着

雨季的故事

雨季的故事

 

撑伞的姿势是整季雨季的姿势
信不信,伞缘滑落了一滴雨滴
碎落石地,我就轻唤了你的名字一次

拨雨如弦,天地响彻谁的琴音
你是遥远且朦胧的景致
诱发弃伞而奔的狂徒

单恋

单恋

我用每个细胞思念你
翻腾如末日之海啸
水花都是未说的心事
在解体边缘,看你冷静的背影
如何把时空都结成严冰

我割断脉络释放灵魂
血色的黄昏溅湿疼痛的诗篇
你听到临行

我在这里为什么

我在这里为什么

我在这里为什么
没谁需要我
天不需要,地不需要
他不需要,你也不需要
我不必要的存在着
阻碍蚂蚁的搬运路程
阻碍椅子和椅子相望的视线
连空气也嫌我阻碍空间

我是该走的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