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钱是害人

几年前导演张吉安和我说过一件事,话说某社团找他帮忙主持活动,他见事情有意义又是举手之劳,正要答应无偿出力,但转…

又搞什么鬼
| |

又搞什么鬼

半夜又惊醒,睡眼惺忪中见床尾鬼鬼祟祟地爬出半个身子,朦朦胧胧的。有了上次遇女鬼的经验,这回也就不怎么怕了:“哎…

黑色会之人多虾仁少

黑色会之人多虾仁少

前文提要,话说杂C、华仔拖马杀到阿大门口。 阿大面对敌军丝毫无惧,大步踏前把刀一横:“定D来,冇事!我&#82…

咦?好似唔关我事喔!

咦?好似唔关我事喔!

最近有一天,公司的网站出了些小毛病,我急了起来,顾客不能来访,不就影响营销吗?不就破坏了公司形象吗?正要想法子…

黑色会之以和为贵

黑色会之以和为贵

深夜众古惑仔聚在阿大家开会。社团第二把蕉椅的丧B怒拍桌子:“%¥#,我才刚刚坐上第二把蕉椅!” 西山哥:“卧槽…

对不起,我block你

对不起,我block你

经一番心理挣扎,我毅然在Whatsapp上block掉了一些人,其中还包括一些德高望重的VIP。其实大家都认识…

工作狂有两类

工作狂有两类

我不想成为他。他几乎没有一刻停下,近二十年友谊了,每一段对话都离不开工作,完全没有休闲的时候。他扛着百人的公司…

美丽的羽球

美丽的羽球

最后那颗羽球落地的刹那,发出梦碎的轻响。是啊,混双输了,但我却觉得这哀愁特别美丽,仿佛正在诉说我生活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