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枯

拒枯

为了方便保存妳要提早看花枯萎的样子 生命脆弱,毁灭方是永恒 艳阳把花魂炼得成熟遂转世到下个花季留给妳误恋的残躯

节日

节日

无所谓情人节日子从妳唤我的名字开始无所谓中秋临睡的星空挂着圆满的笑容无所谓劳动节我们无休的耕耘相守的明天 每个…

丧礼

丧礼

丧礼到某个年纪泪水渐渐隐去来客已习惯为岁月送行像复诵往生咒的僧侣纵神香肃穆大人阔论如遍洒的花生壳小孩嬉戏笑倒坛…

清晨乍醒

清晨乍醒

清晨乍醒 雨声零落夜梦中潦草的情诗墨迹未干已被缓缓缓缓滴散 清晨乍醒 咖啡无糖是必须苦涩入喉 清醒地上瘾才看得…

家务

家务

他宣称雪亮的云石地面一尘不染却有不识趣的人提醒只要一把简单的扫把不费力就扫出灰尘 他假装没听到,其实正努力寻找…

渔人与工程师

渔人与工程师

其实我听见鱼游入妳胸臆从双眸看见泛开的水纹而妳想赶在触及心灵以前触发无法正视的风雨前筑起围墙 且确认友善的距离…

玻璃

玻璃

玻璃 据说是液体妳一眼就看穿我无心我有泪,我就是清澈的泪但一千年才淌一滴 击碎我吗?妳掌心的血很快就凝固妳凝固…

我奢望还来得及

我奢望还来得及

我奢望还来得及轻轻释放一艘满载银鱼的纸船渐渐湿透 渐渐沉没即如四散的流光潜入深邃的宁静还来得及我奢望 我曾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