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暗恋中国

我们都在暗恋中国

像甫出世
墨黑的的头发眼珠
黄皮肤的第一声啼哭
都是定数

然后开始牙牙
在南洋欧美,学铿锵的语句
有人企图摆脱这等暧昧关系
却遗下尴尬的感叹词和口音
西历底垫一本农历…

唐人街

唐人街

寄生在多沦多,或
躺成落杉矶的一截盲肠
发不发炎溃不溃烂
都无所谓
二等养份的滋养
已足从所未有的饱暖
至少,一轮理直气壮的
谩骂或推卸后
仍能活着
活得风光或难堪
仍我…

寄臺

寄臺

且毋論傲雪的風骨
纖瘦若妳,如此天氣
冷不?
 
這單思一如我遠顧的黑眼睛
皆命定
千紅萬紫
我獨鍾梅
 
2/27/1996…

革命

革命

在暗暖被窝
在爪牙未狂的角落
窗外腥风卷入数片耳语
据说
有勇士揭竿起义
瞬眼,就
肝脑涂地

就是了,孩子
竿矛怎抵削铁如泥的刀剑
血肉之躯怎比钢盔铁甲
刀一掠
矛断
头断
魂…

国能

国能

要北回归线死一半人口
把秘密武器搬去
然后冬天
停一停电

1996/2/27…

哑

激昂的歌不能唱
愤慨的议论不能说
白底黑字瞪大眼自满的宣布却没有一点声音

人民喉舌

所有怒意都埋在
晦涩的诗底 堆在
书局寂寂一角

95…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