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厂街不是China Town

茨厂街不是China Town

他们用中文字块
在纽约在多伦多在悉尼
建筑黑发黄肤的孤堡
走入China Town,就
走出纽约走出多伦多走出悉尼

茨厂街长在自己的国家
各族用熟悉的语言喊买叫卖
出…

纵我不往

纵我不往

等待是录像机的慢镜
扭曲的声音僵硬的表情
缓缓缓缓的时间把原本相连的片段
拉开开得毫不相关
一个画面 懒懒
复一个画面 懒懒
(蜘蛛开始织网
一丝一丝…)

案…

妈妈麻将

妈妈麻将

家中四面墙
太闷
妈妈和朋友
再筑四面新的
热闹的
哗啦哗啦也许就
盖过时钟和饭煲的对话
碰杠糊牌连珠笑语
远胜下午独对的电视机

而牌局偶然复杂起来
冷场时仍不禁隐隐向起…

选择

选择

你有绝对的选择权力
信我则金碧辉煌的天堂
不信,水深火热的地岳
吃,生存
不吃,饿死
一群信徒喜悦的唱着赞美诗
明智的选择了
真理

4/10/1996

昼夜

昼夜

如果艳阳耀眼
万物金澄
你我颜色仿佛
快马往光热的方向飞奔

如果寒夜无灯
大地墨色
你我轮廓依稀
并肩在寒凉逆流中立稳

怕是怕向晚时分
彼此的相异太清晰
裹足对立与怀疑
而…

离境厅外

离境厅外

傻笑掩饰着 挥手
就悄悄抖落一地
凌乱的愁绪
劳我们为你
一丝一丝的
捡起

2/19/1996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