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


年岁总在某处如针孔 颠倒穿过的光影 是非 爱憎 憎爱 非是 康庄大道旋升作灰压的天空 未雨的密云竟成脚下风火雷…

天问


要有多大的肚量 才能吞吐云雾 要有多高的志向 方可呼风唤雨 而我,还要孕育多少豪气 才能坦坦荡荡 磊磊落落 正…

石鹰


十万八千是孙行者的神话 九霄云外才是我的传说 总在风暴濯洗羽翼之际 方记起至尊至大乃是 我 一脚跺碎 栖身千年…

苹果


当年来不及吃完的苹 果,掉到牛顿头上 惊醒了打盹的下午 蛇,问了一道问题 一片果屑坠落湖心 涟漪荡开 像蝴蝶的…

鸡蛋破壳


“我们是不是老了?”诗友兼战友黄建华问在《诗无jidan:再509》之后。那场诗歌朗诵会的参与者年龄大多不过三…

烂小说


我生于第93页 无亲无故无名无姓 我的一生从街头开始 在第94页结束 碰巧为主角挡了一颗 过路的子弹 倒地时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