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境界

味觉、嗅觉你我都有,但我们都没有品酒师的敏感度。香,是什么香?果香,那么有什么果?橡木的香味又是怎样的?什么叫“酒体”,味觉怎么会有重量?酒明明是液体,为什么会说它“干”?吞了就吞了,什么叫“余味”? … read more

一贯神功怎么练

我自创一贯神功,练到三重天了。这是左耳贯右耳的功夫,话从这边进入头壳,很快从另一边倒出来。第一重天,叫“不动如山”,不管女友讲什么,都能保持面无表情。沉默如山,则安稳如山,免于祸害。怎么练呢? &nbs… read more

我尊敬你,虽然我歧视你,但我真的很尊敬你

这是行管期间最让我啼笑皆非、五味杂陈的事,是一件小事,朋友的朋友的事。   阿某住马大医院附近的共管公寓,把空房租给两位屋友--两位都是医生,都在医院工作,是前线医务人员。是的,就是目前必须在新冠病毒旁… read more

理发的故事

我认识一位才子,怎么看也不像才子,但他的确是才子,因为我看过他的作品,也不止我这么说。 为什么他不像才子呢?据说他不丑,虽然现在看起来真的不帅,但据他的好友说,才子年轻时是玉树临风的校草,风靡万千少女。… read more

大笑一下,然后笑不出

脱口秀谐星Dr Jason Leong说的:新冠病毒至少做了一件好事,就是让一些虚假的事无所遁形--传统医药去哪里了?风水命相去哪里了?巫医乩童去哪里了?满天神佛去哪里了?   我大笑一下,然后笑不出。   … read more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