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鸟话连篇

17
Oct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规范什么?我们的华语才一流

某补习中心发出“规范华语指南“,惹得我圈中文友大骂。感谢这家中心如此精细地整理出我们的”破华语“,我才看得更清楚了:原来我们的华语好丰富有趣!

这话题我[more]

piggy bank, money, finance
08
Oct
2020
Posted in 笑话 鸟话连篇

话说阿茂终于成了百万富翁

话说《发达杂志》记者佩玲来到阿茂简陋的办公室,并未有意料中的富丽堂皇。阿茂穿着平常的衬衫西裤,戴着Pasar Malam手表,呆呆的,气场也不见得如何,… [more]

People watching the new Game of thrones episode in cinema
18
Sep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为什么看戏要讲话?!

我去看电影时通常会随身带着哑药。

我是影迷,看电影非常投入,尤其是好电影。我享受暂时抽离现实,代入角色,去经历一段自己不可能经历的人生,这和阅读一本书多… [more]

07
Sep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填词,我识条铁咩

我后来回顾《乘风破浪的姐姐》,才明白为什么只有《大碗宽面》在众多歌曲中像魔音般黏在脑子里。舞技最强的孟佳、王霏霏、李斯丹妮,美得最古典的金晨,还有最c… [more]

24
Aug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乘风破浪:姐姐教会我的事

这是《 乘风破浪:姐姐教会我的事》系列里4篇中的第2篇

(文中有雷,慎入。)  

有才华是不够的。袁咏琳长得好看,能唱能跳,懂乐器会创作,但最终还是因人气不… [more]

12
Aug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远观和近看

新书推介礼中忽走入一人,径自往行动党同僚一桌走去,尽管戴着口罩,很难不立刻就认出是丘光耀。哎呀,糟糕。
 
我作为主人家好像真该去打打招呼,但我心里嘀咕,究
[more]
14
Jul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看姐姐乘风破浪

这是《 乘风破浪:姐姐教会我的事》系列里4篇中的第1篇

我也喜欢看真人秀,但尽可能不看。参加者通常不是演员,没有剧本,看起来很“真实”,所以特别吸引,偶尔
[more]
03
Jul
2020
Posted in 鸟话连篇

最高境界

味觉、嗅觉你我都有,但我们都没有品酒师的敏感度。香,是什么香?果香,那么有什么果?橡木的香味又是怎样的?什么叫“酒体”,味觉怎么会有重量?酒明明是液体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