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场“音乐会”


这个周末,很奇妙的被音乐围绕。先是星期六的莫文蔚演唱会。一般上我打死不去演唱会,但碍着某些人情不去可能真的会被…

我不再笑飞行车了


这是大约十多年前的事情吧,对人物的记忆十分模糊,只记得事情内容。话说某日因为工作,在某家公司会见一位白发长者。…

华语的声音


Urbanscape正在城中多个热点进行。这是什么东东?真不好意思,我也是今年才知道,如果不是查玛拉斯兰邀我表…

蚊型脚车和蚊子脑袋


“蚊型脚车”?不知道这词从何来,也许是要表达车身较小吧?原来国文lajak应该是“快”的意思,但若直译成“全速…

只好取消一场讲座


林连玉基金会取消了台湾学者何明修的讲座,我觉得没谁会真的责怪他们。官方说法是,“从台湾与香港看世界华人的社会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