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动地吟

Posted in 动地吟 新闻评论 

诗无jidan – 线上吊花版

Ok, this is HAPPENING! 感谢人间烟火承办诗无jidan 线上吊花版,是的,吊花。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词的出处,我不想污染你纯洁的心灵。大意是说…
more 诗无jidan – 线上吊花版
Posted in 动地吟 散文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导演丝毫没有掩饰地明说,诗人不是演员,短期内定无法把我们调教成合格的表演者,这样的演出会砸了他的招牌。我丝毫不以为忤,这是我一早就清楚的状况,在会见其…
more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Posted in 动地吟 新闻评论 

Keynote Address for Poetry Festival Singapore 2018

Dear fellow poets and readers, I am truly honored to be invited to deliver this speech here…
more Keynote Address for Poetry Festival Singapore 2018
Posted in 动地吟

動地吟詩曲

25年下來,原來動地吟留下那麽多詩曲,《擁抱一顆星子》、《寂寞》、《老鄉》、《粽子》、《兩岸》、《回響》、《夜裏觀霧》、《千年蓮子》等等。12月2日那…
more 動地吟詩曲
Posted in 动地吟 新闻评论 杂乱有章

动地吟精神

神经紧绷三十天后,并未如预期在表演结束后松下来。我谨慎地追踪观众反馈,找出可能进步的地方。好评很多,但我更想听到各方有建设性的建议。 这次动地吟最让我欣…
more 动地吟精神
Posted in 动地吟

翻天动地吟

为什么要办动地吟?因为不定期办,每次总有人问理由。我看可把回答标准化:国家不兴,诗家兴。 不平,则鸣。 然而动地吟不仅仅是控诉,还有诗和艺术。近三十载历史…
more 翻天动地吟
Posted in 动地吟 杂乱有章

那个时候,这个时候

我写这篇文章的这个时候,在动地吟演出前两天。你读到的时候,在动地吟结束后一天。中间会发生什么事呢? 排练至午夜时收到消息,动地吟又有一场爆满。众人欢呼,…
more 那个时候,这个时候
Posted in 动地吟 新闻评论

“我这是在教老人院戏剧班吗?!”

“我这是在教老人院戏剧班吗?!” 导演邓壹龄笑翻了,不纯是高兴,必然还有无奈,噢“无奈”也许不对,比较像粤语说的:“吹胀”。 一群诗人“演员”七歪八倒,好…
more “我这是在教老人院戏剧班吗?!”
Posted in 动地吟

该怎么看这次动地吟?

这阵子想很多 比如人生不值得活的…… — 《困住》曾翎龙 凌晨三点,不能成眠。是为了动地吟票房担忧吗?还是因为刚才看了彩排…
more 该怎么看这次动地吟?
Posted in 动地吟 散文 新闻评论 

动地吟2017,故事早已发生……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我发现动地吟的故事早已在剧场外发生。导演邓壹龄没有事先告知,不知是否她刻意设计的。诗人先发布帅气西装个人照,这些角色当然都不是大家平…
more 动地吟2017,故事早已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