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datang是今年最特出的电影

Pendatang是今年最特出的电影

《外来者》(Pendatang)是2023年最特出的本地电影,这是我看完后的第一个念头,我知道这么说似乎很片面,因为我连《富都青年》都还没看,怎能和其他电影比较呢?

但,《外来者》是大马影史上第一部众筹电影 ,单凭这点就很特出了;再加上电影公司Kuman Pictures一开始就声明这是非营利项目,在Youtube播放且不插播广告,彻底零回酬,本国影史上应不曾有人如此“阔达”。

作品内容又如何呢?这篇不是影评,也不会剧透,我只能说它”不是一般的好看“。它的制作预算只有30多万令吉,据我所知预算若不达50万都很难开拍。这部电影聘不了一线演员,也难有完善的布景和道具,比如说戏里的安检关卡居然只设两条简陋的横木;然而《外来者》的30万做到了300万大制作也未必做到的事,即是让观众甘愿“暂停怀疑”,把电影当舞台剧来看,舞台上不可能架起仿真的安检关卡,两条横木就足以表达了。


我甘愿投入,是因为作品满满的诚意。单看电影取名“外来者”,就知道要大胆碰触我国最敏感的种族课题;单看海报,就知道要用在方面相对处于弱势的华人视角;单看预告片,就知道故事假设马来人变成外来者,要引发马来观众的换位思考。这部30万令吉的电影,抱有何止3千万的雄心和诚意。

故事完整、流畅,难得的是没为那虚构的反乌托邦做过多直白的交代,信任观众能用自己的脑补。剧情扣人心弦还有深一层原因——大马人都关心种族极端主义这条路的终点是何局面。电影提供了一个可能性,最终压迫自己的,是自己当初支持的同族极端分子,让我联想起塔利班。

《外来者》的制作团队信任观众足够成熟能接受电影,但完全不信任电检局足够开明,费事走那趟程序,直接在Youtube播映。在宣传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到截稿时已有近60万点击率,我自己保守估计有25万人看完全片,那也比《富都青年》多了。

有25万人,会因为这部电影而反思,调整行为,进而影响身边的人,产生涟漪效应,对马来西亚的意义深远。《外来者》台前幕后全员勇气可嘉,深埋的之情让人感动,确实是我心目中2023年最特出的电影。

2023.12刊于南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