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蝉

寒蝉

某友赴中国却遭遣返,那书生,怕他什么呢?怕他组织示威吗?官方也不多解释,总之你过去的立场“不友善”,就滚远远的。以前去中国需办签证,至少可提早知道能否入境,现在要飞到别人家门口才知会否吃闭门羹。

听说他遭遣返,我开始胡思乱想了,因为当时亲戚正要到中国旅游,而我的文章向来也没特别友善,会不会给亲戚惹麻烦呢?我没以为自己多有影响力,泱泱大国岂会在乎这小卒一名?但大国确实遣返了那个朋友,他也不见得特别高调。

我查了查中国防火墙是否有过滤我的,并没有;然后出于好奇,顺便看看他们挡掉哪些——新闻网站不行,书店网站不行,但色情网站OK。我跟亲戚说万一遇到麻烦就和我撇清关系,跟官员说老周是搞新闻开书店的,你是拍色情影片的,应该就可放行。

后来亲戚顺利入境,没事。那么这几个星期我该不该收敛点少写些什么?亲戚去看表演,舞台上有人拿东南亚开玩笑;亲戚不以为忤,只在社媒随便调侃一下。没多久主办方居然忧心仲仲地联络致歉,以避免影响国际关系为由要求删帖,亲戚也就删帖了,心里OS却是:至于吗?但主办方担忧不是没理由的,不久前脱口秀演员李昊石说错一句话就几乎断送整家笑果文化。


中国经济听说不太好,让过热的房产业拖累。经济循环起落本是平常事,无须大惊小怪,但据报导微博“劝请”博主不要发表对中国经济悲观的言论,甚至把财经网红吴晓波给禁言了,其他博主自然会看着办。旅居海外的中国朋友告诫我,你大可以为自己是一滴水,对汪洋大海没有影响力,但国安局是滴水不漏的。就算你是外国人也好,别以为雷达探测不到。

我心里发毛,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不是很神经质吗?他说那也未必,只要低头蚂蚁般地苦干,别想太多,不要挑战权威,生活还是可以很好的。

国安局不必亲自对付我,我那中国朋友、遭遣返的友人、旅途中的亲戚都在间接影响着我,滴水不漏,无远弗届;如果我和中国有生意来往,更难作声。如此防民之口,把垃圾都扫入地毯之下,是否对进步有益呢……啊我都没意见了,如果国安局在监视:那么美丽的山水、先进的城市、丰富的文化,我还想多走走看看。我爱中国,不要block我。

在这里我还能公开质疑首相安华,对于这点自由,我深觉庆幸。

2023.12刊于南洋

(图为2017年【:Gari Tari Lari】剧照)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