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不与富斗

穷不与富斗

那场大火我在视频上看过 ,突如其来的,而火焰中央,是小柏。当时驶入维修站,他负责添油,分秒必争,已排练多次,很熟练了,不料火光乍现,仿佛空气炸开,恐怖的惊叫四起。小柏不是立刻晕过去的,天知道火烧有多痛。

怎会这样?火哪里来?汽油挥发性强,燃点低,易燃的气体接触到火源就烧起来,但维修站哪有火源呢?估计是气体不知如何接触到赛车高热的刹车盘,便一发不可收拾。几个受伤的技师立刻送院,在火中央的小柏伤势最严重,超过一半身体面积严重烧伤,医生嘱他的父母和女友做好准备。

火烧起来的时候车里的赛车手迅速逃命,火那么靠近,但他毫发无伤,因为赛车服是防火的。车手同时也是车队老板,即是小柏的老板。听说,在小柏命悬一线的那些日子,他从来没去探望过。“这是意外,不是我的错。”但法庭不这么认为。


小柏居然没死,他说这真的近乎奇迹,但复原之路就毫无奇迹可言,不知动了几次手术,历时两年,他才能回复比较正常的生活。但后遗症大概就是永久的了,什么后遗症他没告诉我,但他那身西装掩盖不住颈项、双手上异色的皮肤。

他告前老板疏忽。我不知道具体说法是什么。自那场大火之后,赛道规定在维修站的人都必须穿防火衣。官司全然不影响前老板的心情,那阵子他新居落成,花了不知几个百万,入伙酒邀我出席,我推说没空。

后来小柏胜诉,法官罚前老板赔偿20万。小柏的两年青春,毕生纠缠的伤疤和后遗症,这20万真的只算象征式赔偿而已,但小柏居然连这点钱也拿不到。“这明明是意外,我多无辜。既然他告我的公司,我让公司宣告破产,就不必赔了。”

他名下公司多得是,破产的那家主要功能只是服务他赛车的兴趣而已。假设这老板没吹牛,那么据他所说个人年薪是七位数,20万是他不到半个月的收入。他宁可关掉一家公司,也不肯依判决赔款给自己的前员工。

我说的这个故事,你是否正期待着情节逆转呢?比如说小柏遇到像毒舌大壮那样的好律师,终于逼得老板赔偿更多?很抱歉,没有的事,小柏彻底输了,老板依旧在他的百万豪宅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没办法,小柏苦笑。该去招呼其他客人了,盛装的新娘走来牵起小柏的手。这新娘就是当初守在小柏病床旁的女友,一路陪他走过那些艰难的日子。至少,也许吧,小柏并不是彻底输了。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