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请别再用歧视性字眼了

eggs in tray on white surface

包头党,网上留言常常看到的一个词,也许是时候正视一下这种乱套标签的恶习。字面上它仿佛没有贬义,不就形容一群人服饰的共同特征吗?但其实它是充满贬义的,因为向来用单一特征标签群体都非出于善意。这特征可以是外观上的,比如斧头帮;也可以是行为上的,比如飙车族。

标签的功能固然是方便指认某个群体,但恶意标签同时也把该群体过分“简化”,仿佛整个群体变成单细胞般的简单,只和一件事情相关而已,包头党只是包头,飙车族只会飙车。既然对方是单细胞生物,进化程度必然不如我,这些标签喂养自己虚假的优越感。

然而这种小学程度的辱骂会把辱骂者的思维降低到小学程度,让人懒惰思考。既然要谈党,那就该礼貌地、精确地直呼原名。原名清楚交代这是以伊斯兰宗教和文化为基础的政党,在在地提醒大家他们施政的脉络,也能解释该党议员言行的文化背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性回应,情绪不轻易被煽动,找到互相谅解的空间。


难道唤它包头党就会忘了它的伊斯兰背景吗?当然不会,但这样说的确会让你在作任何深入思考之前就先蒙上负面情绪。且试读这个句子:“伊党议员访问华小。“你心里浮现什么画面?联想到什么讯息呢?再看看这个:”包头党议员访问华小。“你联想到的又是什么?恶意的标签能抹杀善意的举动。

我只是以包头党为例,除此我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词,针对不同的群体;比如小时候听方言称异族为“番人”,不知现在有没有改变;我也听说叫人“黑皮”的,仿佛我们之间所有文化、意见的差异都归咎于肤色不同,事实上背后当然还有更复杂的因素。要谈印度人就谈印度人,使用精确的词汇有助于精确地思考。

人以群分是天性,任谁都总有一点排他心态,是可以原谅的,但同时我们必须学会自觉,及时意识到这种念头并主动遏制,避免用歧视性的标签助长它。我们追求平等逾半世纪了,不能一味要求他人公平对待自己,而自己却暗地里歧视他人。

2023.11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